Sooele Rss

🔒
❌ 关于 FreshRSS
发现新文章,点击刷新页面。
昨天以前BBC 中国

自然冰川死亡案 冰岛铭记消亡融灭的古老风景

纪念冰川"OK佳库"( Okjokull)的铜匾。
纪念冰川“OK佳库”( Okjokull)的铜匾。Ok是火山的名字 ,“佳库”(jokull)在冰岛语中是冰川的意思。

8月18日,星期天,在冰岛人们为痛失700岁高龄的OK佳库而共同哀悼。OK佳库,在冰岛享有盛名。它,是一个古老的冰川,几百年来曾是无数人每天面对的美丽风景,如今却“英魂不再”,只有铜匾为证。

被简称为OK的这座冰川,科学家在2014年宣布它正式死亡,因为它已经没有了足够移动的厚度。曾经的巨大冰川,只剩下不大的冰块,仍然覆盖在火山口上。

冰岛为OK冰川的“离世”举行纪念仪式,放置一块铜匾,上面写道:

致未来的一封信:

Ok是第一个痛失冰川地位的冰岛冰川。未来200年,我们所有的冰川预计都将走它一样的道路。这个纪念牌匾就是为了承认我们知道目前正在发生的情况,承认我们知道需要做些什么。如果我们曾经有所作为,Ok冰川你不会消失。

2019年8月

二氧化碳浓度百万分之415

“墓志铭”

参加纪念仪式的有冰岛总理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尔( Katrin Jakobsdottir,)以及环境部长和前爱尔兰总统玛丽·罗宾逊。

冰岛的数百个冰川都在消融。

在冰岛总理致词之后,哀悼者一起登上位于首都雷克雅未克东北方向的这座曾被OK冰川覆盖的火山,在那里放下这块铜匾。

这封信,由冰岛著名作家安德利·马格纳森(Andri Snaer Magnason)撰写,在日期之后,特别标注了全球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百万分之415(ppm)。

参加纪念仪式的有冰岛总理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尔( Katrin Jakobsdottir,)以及环境部长和前爱尔兰总统玛丽·罗宾逊。

在冰岛总理致词之后,哀悼者一起登上位于首都雷克雅未克东北方向的这座曾被OK冰川覆盖的火山,在那里放下这块铜匾。

这封信,由冰岛著名作家安德利·马格纳森(Andri Snaer Magnason)撰写,在日期之后,特别标注了全球空气中二氧化碳的浓度:百万分之415(ppm)。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卫星图像,显示Ok佳库冰川在1986年(左图)和如今2019年所剩残骸(右图)。

马格纳森向英国广播公司BBC表示,“你要设想一个不同的时间段,你不是在纸上写字,而是在铜上写。你就开始想真的会有人在300年之后去到那个地方读这段文字。”

“这是一个重大的有象征意义的时刻。气候变暖是一个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问题,我认为这个铜匾背后的理念就是要摆放这么一个警示,提醒我们史无前例的事件正在发生,我们不要将它们常态化。我们应该立即脚踏实地开始行动,告诉世人说,这个冰川已经不复存在了,这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宣布死亡

奥杜尔·斯歌德森(Oddur Sigurdsson)是冰岛气象局的冰川学家,正是他在2014年宣布了Ok冰川的死亡。

过去50年来,他一直为冰岛境内的各大冰川拍摄照片。2003年,他注意到,Ok冰川上的雪还没来得及结冰就融化了。

他说:“最后我觉得冰川怎么那么低了,就去上面查看了。我是2014年去的。当时冰川就已经不再流动了,它的厚度不够,已经不再是活的了。我们把那种情况称为死冰。”

据这位冰川学家的解释,当冰川积聚了足够的冰,压力会推动整个冰川移动。

他说:“这就是冰川和非冰川之间的界限所在。冰川需要大约40米至50米厚才能达到压力限度。”

覆盖在火山上的OK佳库(Okjokull)冰川,这座火山位于冰岛首都雷克雅未克东北方向。

2014年,当冰川学家斯歌德森前往Ok冰川调查时,曾有一家冰岛媒体一同去报道冰川已死,但斯歌德森说,当时的报道“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

他说:“我当时觉得有点意外,因为冰川在人口稠密的地区是可以看到的,而且从冰岛环岛公路的很多地方也可以看到。而且因为这个冰川的名字很特别,所以绝大部分的儿童也都知道它。”

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州莱斯大学(Rice Univerisity)的两位人类学家西敏·霍维教授(Cymene Howe)和多米尼柯·鲍耶尔(Dominic Boyer)教授2018年制作了一部纪录片,讲述Ok冰川的消失,他们在拍摄期间有了这个纪念牌匾的想法。

霍维教授向BBC表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有关冰川的故事,告诉我们现在地球上所有地方冰川都面临的灾难性的变化,然而这样的故事却不怎么为人所知。所以我们想拍摄纪录片的原因之一,就是要让这一冰川消亡的现象更加引人注意。而放置一块铜匾,正是引人注意的一种。”

来自美国莱斯大学的两位教授和学生一起到消融的冰川上为铜匾安置仪式做准备。

鲍耶尔博士也表示:“人们切实感受到了失去冰川的惋惜,而铜匾则铭刻人类的所作所为,人类的成就和重大事件。冰川消亡,也算是人类的成就吧,尽管这样的成就很令人怀疑,但毕竟是人类造成的气候变化导致了冰川的消融。”

“Ok并不是世界上第一个融化的冰川,以前已经有过很多其他比较小型的冰川融化了,但是现在象Ok这种大小的冰川开始消失,那么不久以后就会有更加大型的冰川,那些为人熟知的冰川也会受到威胁。”

在冰岛内外,冰川是很有文化蕴意的象征。在冰岛西部冰川盖顶的火山斯尼弗斯佳库(Sneafellsjokull),是法国著名科幻作家儒勒·凡尔纳(Jules Verne)所写的《地心历险纪》(Journey to the Centre of the Earth)中的重要场景。书中人物正是从这个火山发现了一条通道,直达地球核心。而这个冰川,现在也在缩小。

“我们以前知道的那个世界,我们记住的那些永恒不变的事实,现在都已经变了。”

冰川学家斯歌德森在公元2000年曾统计了一下冰岛的冰川总数,发现共有大大小小300多个。到2017年,其中的56个较小型的冰川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说, 最古老的冰岛冰川蕴藏了冰岛民族的全部历史。“我们需要在他们消失前找回这些历史。”

香港再现大规模“反送中”集会,民阵称不满港警“中国式镇压”

PROTEST

香港“反送中”抗议踏入第11周,成千上万的香港市民响应多次发起"反送中"游行的香港“民间人权阵线”(简称“民阵”)号召,星期日(8月18日)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参与集会,要求香港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及成立独立委员会调查警民冲突。

“民阵”以《煞停警黑乱港,落实五大诉求》为题发表公开信,形容近期香港警察实施“中国式镇压”,“香港人被香港政府和香港警察羞辱够了”,“民阵”在诉求中并没有要求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下台,但要求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警务处处长卢伟聪等人问责下台。

香港政府发言人表示,对有团体以针对警方的口号举行集会表示遗憾,重申反对激进和暴力示威者的行径,强调警方只在受到暴力袭击时,才以最低武力驱散示威者。

香港“民阵”举行的集会在下午2时左右开始举行。约2时半,人数已挤满六个足球场和中央草坪,由于现场天气不佳,许多人撑起雨伞。

多条前往维园的道路挤满身穿黑衣的人群,附近的地铁站由于人流太多而关闭,部分人士要在较远的地铁站前往集会现场,一度令多条马路需要封闭。

下午三时许,“民阵”呼吁集会人士跟从在场立法会议员离开维园往港岛西方向前进。

21岁的集会人士梁小姐对BBC中文说 ,政府多个星期以来无视民众诉求,警方执法多次出现问题都没有被追究,令她觉得很失望。

“元朗冲突中,打人的白衣人士虽然被捕无全部未被起诉,但示威者就很快被控暴动、袭警等罪名,这种不公平的对待,显示港府和警察是按政治办事,不是按法治办事。”

“彻查警黑,追究警暴”是许多民众手中举起的标语。据香港中文大学早前发表的研究,示威者关注警权问题,大于撤回《逃犯条例》修订。

梁小姐认同,在香港机场发生示威者打大陆人士的事件是不能够接受,但示威者经历两个多月才发生一两宗这些事件,相信他们会作出反思。

44岁的黄先生则带同六岁的小孩参与集会,希望对政府喊话,“香港市民真的忍无可忍,找不到出路”。

他说自己家住香港深水埗,多次从家中看到街上催泪弹横飞的情况,“我有时看不懂,明明示威者都退后至两三条街,但你还要施放多枚催泪弹目的何在?每次一放完催泪弹,我家的小孩都咳到不行,你知道你们的行为,只是令普通市民更不满吗?”

面对示威者升级和多次集结挑起与警察碰撞,黄先生认为,“是无可避免的事情,示威者真的无路可退了,你想他们怎么做呢?留在家中任由你政府如何清算他们?政府一点让步也没有,你叫那些年轻人怎后退,早前财爷派糖(财政司司长公布191亿港元纾困措施),大学生一点福利也没有,你就知道香港政府早已把下一代当成敌人,我真想求求林郑(月娥),如果你是一个还有丁点良知的人,退一步,香港人就可以满足的了。”

集会人士中不乏一家大小。

“如果我不是有小孩,我也会冲出去,现在我最多只可以参与和平集会,有时候,我都觉得我是把小孩的未来,交给在外面的年轻人。”

他强调出席活动不是要鼓励前线示威者行动升级,亦担心终有一天解放军或是武警会介入局势。

“我不希望看到这一天,如果真的发生了,大概我只能含泪移民,政权不管我们死活,我们也只能逃命,”黄先生对自己的小孩说,“我真的对不起自己孩子。”

“民阵”表示,两个多月以来,前线示威者、街坊都受到警方以催泪弹、布袋弹等清场和围捕,甚至有黑社会无差别袭击市民,令市民对港府和警察的行径深恶痛绝,而且有建制派立法会议员和警队中人形容示威者是“蟑螂”,“令香港人和国际社会勾起种族屠杀的惨痛回忆”,香港在国际社会的文明形象,被警察逐步破坏。“民阵”要求警队领导层问责下台。

警方在下午陆续向市民发出短讯,呼吁市民留意各媒体的最新消息及警方社交媒体。香港媒体引述消息称,警方已调派水炮车到港岛区戒备。

香港政府发言人表示,对有团体以针对警方的口号举行集会表示遗憾。发言人指出,过去两个多月多个公众游行的集会,均有激进和暴力示威者多次冲突警方防线,堵塞道路,破坏公众设施和纵火,掷砖和汽油弹,多间警署受到超过75次的攻击和破坏,警方一直以容忍态度处理违法事件,只在受到暴力袭击时才被迫以最低武力驱散示威者。港府尊重市民集会和表达自由的权利,呼吁市民以和平理性方式表达意见,向暴力说不,回归理性,重新出发。

过去几周,“反送中”抗议活动警民冲突升级,警方施放催泪弹成为常态,示威者武装升级,包围警署焚烧杂物及使用汽油弹。示威者早前一度瘫痪机场,包围和“公审”两名大陆人,包括当时自称旅客的《环球时报》记者。

事件触发广泛争议,中港政府及建制派人士予以强烈谴责,认为示威已经失控。示威者对外道歉,民主派支持者及政客没有“割席”,只称不接受暴力,希望前线示威者反思。

港澳办形容“反送中”抗议已经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批评是有外国势力介入,但香港警方对媒体说,非法活动未到达恐怖主义的定义,并指目前没证据显示有外国势力介入。

中国在深圳派驻了大批武警进行演练, 中国媒体及微博转载的片段中,武警和装甲车演练似是针对示威,并以粤语警告“停止暴力,回头是岸”。解放军东部战区陆军微信公众号“人民前线”曾发表文章,称从深圳出发抵达香港只需要10分钟。

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称有情报显示解放军集结边境,并指不想看到中国残暴镇压香港示威者。欧盟及加拿大外长发表联合声明,针对香港出现暴力事件呼吁各方克制,进行包容性对话,但强调应继续维护香港和平集会自由和自治。

美国加州有手持中国国旗的人与声援香港的示威者发生口角。

英国伦敦和美国纽约等多个城市均有声援香港的抗议活动,但现场同时吸引手持中国国旗的民众到场表明支持“一个中国”。

在周六,由建制派人士组织的“守护香港大联盟”动员支持警察的人士参与集会,大会称有47.6万人出席,警方称最高峰有10.8万人。他们反对示威者采取暴力,支持警方执法。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回应撑警集会,称数十万市民无惧风雨出席反暴力救香港集会,线下线上、国内国外,国歌响彻云霄,是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和香港繁荣稳定不容挑战的证明,警告唯恐香港不乱,及反中乱港的极端激进分子要正视,他们一切幻想和阴谋注定落空,又指民心所向,大势所趋,笼罩在香江上空的阴霾终被驱散。

马来西亚学校爆发女生集体歇斯底里之谜

17岁的马来西亚中学生斯蒂·努兰尼萨。

7月底一个宁静的周五早晨, 马来西亚东北部的一个中学突然发生了一片混乱。混乱的中心是一个叫斯蒂·努兰尼萨(Siti Nurannisaa)的17岁女生。

这是她对那天事件的回忆:

学校集合钟声响了。

我在课桌前感觉很悃,这时感觉有人在我肩膀上使劲拍打了一下。

我回头看是谁,这时教室已经很暗了。

我很恐惧,感觉我的后背刺痛,头晕,然后我就倒在地上了。

失去知觉之前,我好像看见了“另一个世界”,到处是流血和暴力。

最可怕的是,我看到了魔鬼的脸。

它缠着我,我无处可逃。我张开口想喊叫,可是什么声音也没出来。

然后我就晕过去了。

斯蒂身上发生的事似乎在学校里激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几分钟之内,其他教室里也爆发出尖叫,这些女孩子的疯狂叫声传遍学校大厅。

一个晕倒的女孩也声称看到了同样的“暗影”。

一个晕倒的女孩也声称看到了同样的"暗影"。
一个晕倒的女孩也声称看到了同样的“暗影”。

这里是马来西亚吉兰丹州的一所国立中学(SMK Ketereh)。恐惧的教师和学生把教室门紧闭,不敢出去。学校请来了伊斯兰精神疗法术士进行祷告。

当天,有39人被认为受到这种“集体歇斯底里”(Mass hysteria)爆发的影响。

“集体歇斯底里”现象是,在一群人中毫无原因地突然蔓延开一种好像喘不上气来的疯狂举动。

“这是一种神经系统受到过度刺激而出现的集体反应,”美国社会医学家和作家罗伯特·巴索洛梅(Robert Bartholomew)说,“可以把这种现象看作软件出了问题。”

对集体歇斯底里现象的成因没有真正的解释,也没有被列在DSM精神疾患手册中。不过, 伦敦国王学院医院的精神病专家西蒙·威斯利博士(Dr Simon Wessely)认为,这是一种“集体行为”失常。

“症状往往出现昏厥,心跳异常,头痛,恶心,发抖,甚至癫痫,”他说,“这种症状常常可以找到医疗方面的原因,但是也有找不出传统生化原因的现象。”

而这种现象的蔓延,他接着说:“主要来自心理和社会因素。”

.

其实在世界各地都有爆发此类现象的纪录,最早案例可以追溯到中世纪。在1960年代,这种现象在马来西亚的工厂工人中曾频繁发生,而今天多发于学校中。

罗伯特·巴索洛梅追踪研究马来西亚发生的这种现象已经数十年了。他称马来西亚是“集体歇斯底里的世界之都”。

清真寺
马来西亚的吉兰丹有很多这样的清真寺。

“这是一个宗教信仰深厚的国家,该国很多人,特别是那些保守的农业地区,人们相信民间传说和超自然力。”

不过歇斯底里现象仍然是一个敏感话题。在马来西亚,这种现象发生在马来穆斯林社区的女孩子中多于任何其他族群。

“没人可以否认,集体歇斯底里现象大多数发生在女性中,”巴索洛梅说,“学术文献中有很多纪录。”

稻田环绕的小村帕当兰贝克。
稻田环绕的小村帕当兰贝克。

吉兰丹首府哥打巴鲁郊外一个宁静的马来人聚居的小村叫帕当兰贝克( Padang Lembek),四周环绕绿色稻田。

村里人们都互相熟识,让很多马来西亚人回忆起很多年前他们的国家就是这样的。村里有家庭经营饭馆,美容店,清真寺和学校。

女孩斯蒂和她一家人住在一个普通的平房里,很容易就从旧红色房顶和绿色外墙认出来。她和自己的邻居好友鲁斯蒂亚·罗斯兰(Rusydiah Roslan)合用的一辆摩托车就停在门外。

斯蒂家在帕当兰贝克村。
斯蒂家在帕当兰贝克村。

“我被鬼魂附身的那天早上,我俩就骑着这辆摩托车去的学校。”斯蒂说。

跟很多同龄孩子一样,斯蒂也面临很多压力。她说,2018年高中最后一年各种各样的考试临近,压力最大。

“我备考好几周了,想要记住所有的笔记,但总是有错,”她说,“我感觉好像什么事都记不住。”

斯蒂
斯蒂在高中最后一年感觉压力最大。

7月底发生在学校的事令斯蒂无法正常睡觉和吃饭。几乎一个月的休养之后,她才逐渐恢复正常。

一场“集体歇斯底里”爆发通常都有一个“引子”,也就是第一个发作的人。

这次爆发“引子”就是斯蒂。

斯蒂
斯蒂形容她感到当时的情形就像被捂住了双眼。

罗伯特· 巴索洛梅说:“开始是一个孩子发作,很快就蔓延到其他孩子,因为大家都在一个‘压力锅’ 里。” 于是就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鲁斯蒂亚还记得她的好朋友那天发生的事:“ 斯蒂大声尖叫,停不下来,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们甚至都不敢碰她。”

那次事故发生后,这两个女孩的友情更密切了。

SMK Ketereh 中学
斯蒂·努兰尼萨就学的SMK Ketereh 中学。

这所学校 SMK Ketereh 从外面看起来跟其他中学校没有什么区别,校园绿树如茵,外墙是鲜艳的灰色和黄色。

詹大婶的食品摊就在学校对面,卖各种小吃。她还记得一年前7月那天发生的事,当时她正在准备食物,突然听到尖叫声。

“尖叫声极为刺耳,”她说。之后她看到9个女孩被抬出教室,又踢又叫。她认出其中几个女孩是她的常客。“那情景令人心碎。”她说。

后来,她又看到一个巫师和助手进到一间祈祷室,“他们待在里面好几个小时,”她回忆说,“真可怜,那些孩子那天不知看到了什么。”

詹大婶的食品摊就在学校对面,卖各种小吃。
詹大婶的食品摊就在学校对面,卖各种小吃。

自那次事件后,该学校的保安措施加强了。“为了防止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我们重新采取了安全措施,员工也有改变。”该校的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对BBC说,他要求匿名,因为并没有得到向媒体透露消息的授权。

学校还增加了每日祈祷和心理课程,他说,“ 安全第一,我们也知道事件发生后对学生的关爱很重要。”

这些措施的具体内容并未透露,也不知道是否是心理健康专家设计的。他没有具体说明。

巴索洛梅强烈建议,马来西亚学生应当得到有关知识的普及,因为这种现象在该国并不罕见。

“他们应该知道‘集体歇斯底里’发生的原因,和它是如何蔓延开的。”他说,“同样重要的是,他们应该学习如何来应付压力和焦虑。”

马来西亚教育部门的官员还没有对这样的建议作出反应。

马来西亚的吉兰丹州一共有68所中学,不少中学都发生过这样的集体歇斯底里事件。

2016年早期,在整个州的好几个中学都爆发了集体歇斯底里事件。“官方没办法对付同时爆发的事件,于是把所有学校都关闭了。”当地一名记者弗达斯·哈桑(Firdaus Hassan)说。

他和他的摄像师Chia Chee Lin还记得那年4月发生的情况。“ 那是集体歇斯底里发作的季节,事件一个接一个发生,从一个学校蔓延到另一个学校。”Chia 说。

其中一个城镇发生的事件引起媒体极大关注,媒体报道说,一些学生和教师在看到一个“黑暗阴影”在校园游荡后,就都“着了魔”。大约100人受到影响。

斯蒂·艾恩(右)和她母亲,母亲在学校附近摆小摊。
斯蒂·艾恩(右)和她母亲,母亲在学校附近摆小摊。

该校的一名学生斯蒂·艾恩(Siti Ain)说,她不会忘记这个“全马来西亚最鬼魂萦绕的学校”。

“事件发生了几个小时,但之后好几个月才使学校生活恢复正常。”这位现在已经18岁的学生说。

她指给我们看当时发生事件的地点就在篮球场旁边。“就从这里开始的,”她指着一排树桩说。“我同学说,他们看见一个老女人站在那里。我没看见,但他们的反应非常真实。”

一排被锯倒的树桩。
校园里一排被锯倒的树桩。

马来西亚人迷信鬼神可以回溯到几个世纪前,深受巫师传统和东南亚民间神话的影响。

小孩子从小就听这些鬼故事和巫师的巫术,以及吸血鬼之类的传说。

树林和坟地都是这些恐怖故事发生的地点,这些地点也令人格外恐惧。

虽然这个学校发生的事件难以确定其原因, 但官员对他们认为可能的原因采取了措施。

斯蒂·艾恩说:“我们从教室窗户里看到一些工人用电锯锯倒了那些树,这些老树非常美丽,看到它们被锯倒令人伤感,但我知道这样做的原因。”

跟很多学生一样,斯蒂觉得那天发生的事并不是集体歇斯底里,而是超自然现象。

2016年这个二层楼的普通中学爆发了"集体歇斯底里"事件。
2016年这个二层楼的普通中学爆发了“集体歇斯底里”事件。

在美国的马来西亚人类学家阿兹力·拉赫曼博士(Dr Azly Rahman)谈到1976年发生的一起集体歇斯底里事件,那个事件发生在附近关丹市他当时就学的一所住宿学校中。

“一切都乱套了,”当时正在进行歌唱比赛,一个女生声称在附近宿舍楼顶看到一个“微笑的佛教和尚”,“她发出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他回忆说。

巫师被叫来给30名受影响的女生施行驱魔法。

“这些巫师的角色是在人间与阴间进行交流。但我们今天应该对这种爆发的原因有合乎逻辑的解释。”拉赫曼博士说。

越来越多的森林由于发展而被砍去,人们认为"鬼魂"失去了安居之处。
越来越多的森林由于发展而被砍去,人们认为“鬼魂”失去了安居之处。

斯蒂·努兰尼萨和她的家人得知了一年前发生事件的科学和医学解释。

“任何父母看到自己孩子受的罪都会感到难过。”斯蒂的父亲阿扎姆·亚克布( Azam Yaacob)曾经是军人,他坚持认为他的女儿斯蒂心理正常。

那次事件发生后,他们找到有20年经验的一位精神疗法术士扎吉·亚(Zaki Ya)。我们在他的诊所见到他。

扎吉·亚
扎吉·亚说,科学尚无法解释超自然现象。

他告诉我们,他不仅传授《可兰经》, 而且相信“镇尼”(Jinn)精灵的神通——一种伊斯兰教中的神灵 “似乎以不同形式出现”。

“我们与这些看不见的神灵共处,”扎吉·亚说,“它们有好有坏,是可以凭借信仰将其击败的。”

在他诊所的绿色墙壁上写满了伊斯兰箴言,靠近入口处摆放着一瓶瓶“圣水”。

这些都是"诅咒"用的物件,不能触碰。
这些都是“诅咒”用的物件,不能触碰。

窗户旁边的一个桌子上摆着一些神秘莫测的物件——生锈的刀子,梳子,甚至还有一个干海马。

“这些是诅咒物,”扎吉·亚警告我们,“请不要触碰任何东西。”

在2018年7月底那所国立中学(SMK Ketereh)发生了集体歇斯底里事件后,斯蒂·努兰尼萨和她的家人就联系了扎吉·亚。

“我一直在指引斯蒂,在我的帮助下她已经好多了。”扎吉·亚颇为骄傲地说。

扎吉·亚相信"镇尼"的神通。
扎吉·亚相信“镇尼”的神通。

扎吉·亚还给我看了他治疗的另一个女孩的录像。从录像里可以看到这个女孩在地上打滚和尖叫,后来被两个男士制住。

几分钟后,扎吉进到屋里,接近这个明显状态很糟糕的女孩。他摸着她的头,吟诵伊斯兰经,眼看着女孩就平静下来。

“女性比较温柔,身体也弱一些,”他对我们说,“这使她们比较容易被鬼魂缠身。”

他承认,他理解他见过的许多案例都与当事人的心理健康状况有关,但他坚持强调”镇尼“的神通力量。

“科学当然很重要,但它不能彻底解释一些超自然现象,”他说,“无信仰的人不会理解这些事件的发生,直到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

在马来西亚最大的彭亨州,一组伊斯兰教学者对此采取了更有争议的做法。

这套对付歇斯底里工具包价值2000多美元。
这套对付歇斯底里工具包价值2000多美元。

他们提供一套“对付歇斯底里工具包”,价格不菲,8750 马币,相当于2100美元,其中包括甲酸、氨吸入剂、胡椒喷剂和竹夹棍。

“根据《可兰经》,这些东西可以击败邪恶鬼魂,”马胡丁·伊斯梅尔博士(Dr Mahyuddin Ismail)说,他是这套工具的设计者,他认为这是“将科学和超自然力相结合”。

“已经有两个学校采用了我们的这套工具,解决了100多案例。”他说。但他的声称并没有科学根据。

据信,木竹棍能减轻被鬼魂缠身者的疼痛,驱除邪恶。
据信,木竹棍能减轻被鬼魂缠身者的疼痛,驱除邪恶。

自2016年开始发行这套工具以来,引起广泛批评。前政府部长哈里·亚马鲁丁(Khairy Jamaluddin)称这是“社会倒退的标志”。

“这纯粹就是迷信。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成为懂科学,有创意的人,不应该固守所谓超自然信仰。”他说。

马胡丁·伊斯梅尔博士
马胡丁·伊斯梅尔博士在马来西亚彭亨大学他的办公室前,展示他的“对付歇斯底里工具包”。

但马来西亚太子大学(Universiti Putra Malaysia)的临床心理学家厄玛·伊斯梅尔( Irma Ismail)对集体歇斯底里案例有不同看法。

“马来西亚文化对这种现象有自己的看法,”她说,“一个比较现实的办法是将精神信仰与心理治疗相结合。”

如果马来西亚是“集体歇斯底里的首都”,那位于东北海岸的吉兰丹就是中心点。

鸟瞰吉兰丹首府哥打巴鲁。
鸟瞰吉兰丹首府哥打巴鲁。

“这并不是巧合,吉兰丹是马来西亚所有州里宗教信仰最保守的州,也是最容易发生集体歇斯底里现象的州。”罗伯特·巴索洛梅说。

吉兰丹处于这个穆斯林占大多数人口国家的腹地, 吉兰丹也是两个由保守的反对党马来西亚伊斯兰党(Malaysian Islamic Party)统治的州之一。

跟马来西亚其他州不同,吉兰丹的日历遵循伊斯兰日历——工作日从周日直到周四。

哥打巴鲁一个市场上的壁画。
哥打巴鲁一个市场上的壁画。

“这是一个不同的马来西亚,”当地市场的一个82岁的老者鲁哈达·拉姆利(Ruhaidah Ramli)说,“这里过日子很简单,不像在吉隆坡那些地方那么急匆匆和有压力。”

宗教信仰与超自然信仰有关联吗?学者阿菲克·诺尔(Afiq Noor)认为, 在吉兰丹州一些学校实施更加严厉的伊斯兰法,与集体歇斯底里爆发现象不无关系。

“马来穆斯林女孩在学校受到严格的宗教纪律约束,”他说,“她们必须严格着装,不能听非伊斯兰音乐。”

他认为,如此严厉的环境可能引起更多焦虑。

在世界其他国家也出现过这种"集体歇斯底里"现象。
在世界其他国家也出现过这种“集体歇斯底里”现象。

在墨西哥、意大利和法国,一些严格的天主教修道院也发生过类似案例。还有在科索沃的学校,甚至在美国北卡罗来纳乡镇地区的女子啦啦队里都发生过这种现象。

不同的文化背景导致各个案例有所不同。但最终它们都是同类现象,研究人员提出,严格而保守的传统文化对集体歇斯底里现象发生,其间的关联显而易见。

心理学家斯蒂夫·戴蒙德(Steven Diamond)认为,这种“痛苦而令人尴尬的症状”可能是“急需得到关注”的迹象。

“他们出现的这种症状可能是想表达他们无法表达,或不能表达,亦或不愿意使自己承认而说出来的一些情感。”戴蒙德在2002年在一份心理学期刊上的文章这样写道。

2019年对斯蒂·努兰尼萨来说比较安宁。

“我还不错,一切都比较平静。”她说,“好几个月来我都没有见到那些坏东西了。”

自中学毕业以来,她跟大部分同学都失去了联系,但她感觉无所谓——她对我说,她总有一个小的朋友圈。

她在上大学之前准备休息一段时间。

斯蒂和她的宠猫Chomel。
斯蒂和她的宠猫Chomel。

我们会见的那天,她带着一个黑色的小麦克风。

“我业余时间很喜欢卡拉ok。”她说。她喜欢美国歌星凯蒂·佩里(Katy Perry)的歌,也喜欢马来西亚歌手斯蒂·努哈丽莎(Siti Nurhaliza)的歌。

对这些年轻女孩来说,唱歌是释放压力的极佳途径,在经历了那个可怕的事件之后,唱歌使她逐渐恢复了自信心。

“压力使我的身体变弱,现在我知道如何应付压力了。”她说。“我的目标是正常和开心。”

我问她将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当一个女警察,”她说。“她们勇敢,什么都不怕。”

.

香港抗议:“反送中”游行似“八九”,北京下一步怎么走——专访汉学家彭轲

香港湾仔街头身穿保护装备之“反送中”示威者与警察对峙(11/8/2019)
香港湾仔街头身穿保护装备之"反送中"示威者与警察对峙(资料照片,11/8/2019)。

香港“反送中”游行示威进入第11周。现场暴力持续升级,中国当局屯兵边境,都引发了担忧:香港会否重现天安门悲剧?北京手里都有什么牌?国际支持的难点在哪里?BBC中文在荷兰莱顿专访了欧洲知名汉学家彭轲教授(Prof Frank Pieke)。

学生时代的彭轲曾在北京亲历了天安门事件,后致力于研究中国共产党逾30年。彭轲教授目前是欧洲最大的中国研究智库——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Merics)的掌舵者。

以下是访谈实录,刊发时经过编辑。

BBC中文:本周香港学运领袖黄之峰再次呼吁国际社会支持香港示威。目前为止,西方主要国家均未展示出有力支持。欧洲对此是什么立场?欧盟进一步干预的困境是什么?

彭轲:欧盟的立场和困境与主流西方国家基本一致。担忧香港的现状、特别是中国派军镇压的风险,但并不能真的做什么。香港问题是中国的内部问题,不是其他国家可以合法干预的国际问题。外部施压的唯一基础是回到80年代的《中英联合声明》。但很不幸,那项声明非常薄弱​。此外,如果出现了践踏人权的情况,还可以诉诸国际通行的法条。欧盟唯一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是通过27国联合发声的形式,而非单一国家。

BBC中文:贸易战压力下的中美角力,是否会影响中国共产党对香港问题的处理?

彭轲:香港的时局不能脱离贸易战来看,这是显然的。中国政府称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背后支持游行,虽然没有证据支持这一点,但不能否认美国确实从中港冲突之中获益巨大。香港游行给中国共产党和习近平本人都带来了很大压力,它削弱了中国欲做“一个讲道理的世界强国”的梦想,占据了很多精力,我认为它们有点措手不及。与美国争霸会让中国共产党更有动力去尽快解决掉香港的忧患。

彭轲教授同时也在荷兰讲学。

BBC中文:过去十年里香港对中国的重要性一直在下降。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如此着急地在此时扩大其对香港的控制,而非采取更耐心的策略?

彭轲:我也在问这个问题,因为事实上时间是站在中国这一边的,着急反而有害。我只能理解为,这是习近平急进、贪功的总体倾向在局部上的反应。他自认为可以带领中国迅速走向伟大。“让香港摆脱‘一国两制’”是这个伟大复兴计划中不可缺的一部分。但在处理贸易战时,他已经为自己的急进付出了巨大代价。如果香港失守代价将会更大,因为那意味着“一国两制”合法性的消失。在今后与台湾的统一谈判中,中国共产党将信用全无,百口莫辩。他们现在无益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2019年8月16日,中国武警卡车和装甲运兵车停在深圳湾体育中心外。

BBC中文:近日以来游行现场暴力的升级让不少人担忧中国军队镇压的可能性。1989年时你也在天安门运动的现场,你会有类似的担忧吗?

彭轲:我看到了香港“反送中”游行与天安门事件的诸多相似性,这让人不安,因为那似乎意味着将以某种形式的暴力摊牌作为结局。但1989年时有个条件是香港现在所欠缺的:主流民意压倒性的支持。在1989年5月20日的戒严令之后,北京市民仍然不遗余力地支持广场上的学生。但在今天的香港,除了示威初期有民众的大面积参与之外,现在再爆发大规模示威的可能性已经很小了。这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共产党不太可能出动军队镇压。中国共产党押宝的是,香港民意对于示威的热情会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低,运动会无疾而终。但如果示威者再度找到了凝聚主流民意的绳索,再度发起大规模的示威,那么暴力镇压将只是时间问题。

北京天安门广场上竖立之民主女神像(资料照片)。

BBC中文:在哪些层面你认为当下状况与1989年类似?

彭轲:例如,两次运动最初的诉求都不是明显的政治诉求,这有利于动员民众参与。再如,两次运动的直接目标都是希望当时的政府下台——89年是李鹏、当下是林郑——而非希望中国共产党下台。

BBC中文:10月1日的中国国庆日会不会成为处理香港问题的一个时间节点?鉴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将迎来成立七十周年,不少观察人士认为中国共产党不会在那之前有大动作。

彭轲:这是又一个与1989年的相似之处。当时也要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示威者们也在有意识地希望能把运动坚持到十月。但镇压还是在六月就发生了。所以当下也不该心存侥幸。

BBC中文:本周中国共产党刚结束了一年一度的北戴河会议。你认为核心领导班子里是否有对香港问题的不同看法?

彭轲:我只能猜测,其他人可能会有不同看法,但习近平在那里起到了主导作用,告诉大家,要坚持党的团结,在关乎党生存的时刻,不允许公开表达不同的意见。

流亡美国的新疆维吾尔人在华盛顿举行的集会上抗议中国的人权打压。

BBC中文:对比于发生在西藏、新疆的分离主义运动,中国共产党在处理香港问题时有什么特别的考虑吗?

彭轲:对中国共产党来说,西藏、新疆问题都还只是少数民族的问题,而非存在性的威胁。他们认为自己知道怎么解决,比如通过高压的、隔离的手段。但香港的国际地位让封锁信息变得几乎不可能。如果坦克开入了香港的大街,成千上万的照片和视频会立即流向全球。更何况,如何处理香港还直接影响到台湾。

BBC中文:台湾明年初将举行大选,香港游行将对它产生怎样的影响?

彭轲:目前台湾两党似乎已经形成了共识:鉴于香港的遭遇,“一国两制”将不太可能适用于台湾。而蔡英文将是最能从中受益的人,她被认为是最不会向中国共产党妥协的人,她的民调已经在上升了。我的预测是,如果香港问题持续发酵,蔡英文将再次当选。

澳大利亚悉尼亲北京示威者与香港"反送中"示威者对峙时举起一对小型中国国旗与香港区旗。

BBC中文:你如何看待“一国两制”的未来?你认为中国共产党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香港?

彭轲:在不少政策文件中,香港已经被越来越多地描述成“广东省香港市”。中国共产党理想中的香港就应该是一个跟其他内地城市没有区别的城市,比如深圳。“一国两制”从来就不是一个永久性的方案。尽管理论上它可以很长久,但中国共产党拒绝了这种可能性,从过去十年的香港经验就可看出。中国共产党不喜欢永久性的妥协,它们爱赢,妥协只是为了获取最终胜利的临时步骤,这就是它的工作方式。习近平的掌权强化了这一点,他是个过度渴望权力的皇帝。80年代邓小平在考虑香港问题时,预期是五十年。但习近平希望更快一点,他可能想现在就拥有这些。

中美贸易战:全球经济出现衰退信号,两国和解压力增大

股票交易员
美股大跌逾3%。

本周,一个巨大的警示牌闪烁在全球资本市场,警告一场全球经济衰退的来临。

这个警示牌是“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意味着,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破2年期国债收益率。

过去七次经济衰退前都出现了这一现象,因此它被认为是经济衰退的重要警示信号。

对于不断放缓的中国经济和面临竞选连任的特朗普而言,都不是好消息。分析人士认为,这一信号或许为双方施加压力,加快达成贸易协议。

衰退即将到来?

这是自2007年以来,10年期美债收益率首次低于2年期美债收益率。根据路孚特数据,周三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一度比2年期美债收益率低了2.1个基点。

按理来说,在债券市场,越长期的债券收益率应该越高,越短期的收益率越低。道理跟储蓄一样,五年定存的利息肯定比一年定存的利息高。

然而,10年期债券一度比2年期债券的收益率低,反映大量投资者对短期经济衰退的担忧加大,于是抛售2年期债券,买入10年期债券。

投资者宁愿等久一些,少赚点,以收回本金。

收益率曲线倒挂令投资者的不安加剧,他们担心这些信号将终结美国股市持续十年的多头市场。美国周三道琼斯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跌幅均超过3%。

路透社援引Seaport Global Holdings董事总经理汤姆•迪加洛玛(Tom di Galoma)称,“利率市场很少骗人,从全球来看,现在的市场状况就好像在预言最终审判日即将到来。”

纽约道明证券(TD Securities)利率策略师根纳季·戈尔德贝格(Gennadiy Goldberg)表示,大家越来越相信全球增长正趋于疲弱,也看到一些迹象表明美国投资者正受此观点影响。

他认为,远期收益率降低显示出,外界对于央行是否真能做什么来应对全球增长动能放缓信心不足。

坏消息不断

“我一直在担心一场经济衰退会在2020年到来。”致同会计师事务所(Grant Thornton)首席经济学家戴安·斯旺克(Diane Swonk)向BBC表示,这场衰退不是由哪一次加征关税或哪项具体政策导致,更多的是一个滚雪球效应,不断累积负面政策导致的。

中美贸易战已开打一年,还在进一步升级。英国脱欧风险并未消除,新设定的10月31日的脱欧期限,提升了市场对硬脱欧风险的担忧。

最新的坏消息来自德国和中国。

刚刚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国内生产总值今年第二季度萎缩0.1%,是6年来最差表现,也是德国经济过去一年间第二次出现季度萎缩。

中国7月工业同比增速降至近17年半新低,叠加7月社融增量环比腰斩,进一步凸显实体经济有效需求的不足。

这两个国家的经济表现对全球市场影响甚大。中国不仅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还是全球最重要的增长引擎;德国则是欧盟经济表现的脊梁。

此外,作为全球重要金融中心香港发生的长时间、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也影响市场预期。

多重风险叠加下,投资者的避险需求增加,而长期债券作为重要的避险资产,大量投资者买入,这就使债券收益率降低,以致一度低于中短期债券。

中国和美国的压力

特朗普把经济增长作为2020年大选的主要纲领,但如果经济发生衰退,他将很难说服选民自己取得了经济成就。

对于衰退的担忧,特朗普把板子打在美联储身上。他责怪美联储降息降得太慢,而自己的经济政策没有问题。

然而美联储经过多次升息后,只小幅降息一次。因此美联储在放宽金融条件方面,仍有降息空间,处境比其他许多央行要有利。

然而很多国家长期保持低利率,已经降无可降。

衰退信号显现后,欧洲央行正在评估是否进一步调降已经是负值的利率,并启动新的购债计划。日本央行也在考虑调降已然为负的利率,并扩大资产购买。

其他央行也齐声附和,印度、泰国与菲律宾央行也都参与降息的队伍。

此时降息可以利用降低企业与消费者贷款成本来刺激经济,与此同时,降息所导致的本币贬值也能提振出口。

随着越来越大面积的降息,中国很可能不得不跟随。然而,这将为资产泡沫和国内过高的负债带来压力。分析人士认为,中国会有更大的动力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减少不确定性,以应对下一轮全球经济衰退的到来。

不过路透社援引分析师提醒,随着各国央行竞相降息,有可能发生互相抵销的情况,从而使得政策措施效果大打折扣。

香港示威:机场以法庭命令应对集会 示威者向旅客道歉

示威者阻碍乘客登机,令许多旅客滞留机场。
示威者阻碍乘客登机,令许多旅客滞留机场。

香港示威者连续两天在当地国际机场的集会演变成暴力冲突,许多航班取消,大量旅客滞留香港。机场管理局宣布已经取得法庭的命令,禁止任何人“有意图地阻碍或干扰”机场运作。

机场管理局周三(8月14日)的声明指出,法庭的禁制令下公众也不可以在机场指明的地方外示威或集会。

示威者之前曾多次获准在机场指定地方举行集会,没有影响机场运作,但这次集会有示威者离开指定地区,到离境大堂阻碍一些旅客乘坐飞机离开。

2014年“占领”运动的时候,多个团体也曾经向法庭申请禁制令要求占领道路的示威者在指定期限前离开,最终法庭人员在警方的协助下成功清场,重开道路。

「反送中」運動示威者連續第五天聚集香港國際機場,高喊口號「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不少人對週日(8月11日)警方的執法模式表示不滿,手持寫有「以眼還眼」的海報。 BBC中文記者在香港國際機場二號客運大樓現場報道

Posted by BBC 中文網(繁體) on Tuesday, 13 August 2019

机场管理局的声明指出,他们取得法庭盖章的正式文件后,就会在机场范围内展示禁制令。禁制令是一种香港法庭颁下的文件,禁止或限制某些人做一些事情,违反命令的人可以被视为“藐视法庭”,是刑事罪行。香港法律没有订明藐视法庭最高的刑罚是多少,因此理论上可以被判终身监禁。

香港机场周三早上秩序大致正常,大部份航班已经恢复,但仍有少量被取消。

示威者主要的诉求包括警方交代周日(8月11日)的清场行动中,一名少女怀疑被警方发射的布袋弹射中眼睛的事件。香港媒体的照片显示,少女的眼罩事后沾有血渍,还卡有一颗布袋弹。

大量穿着黑衣的示威者周二中午过后开始聚集在机场的客运大楼,机场当局之后宣布取消许多当天下午和晚上的航班。许多旅客不满堵塞行动,与示威者理论。

示威在傍晚后升温,大批示威者先后包围两名男子,其中一个男子被怀疑是中国大陆的公安人员乔装混入示威者。经过长时间交涉,救助人员将该名受伤男子护送出客运大楼。

另外,一名中国官方《环球时报》的记者也被示威者包围,在他的个人物品中找到中国护照和一件写上“我爱警察”的衣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在微博上证实,该名男人付国豪是该报的记者,批评军阀恶棍都不会伤害记者,但香港示威者却对记者“人身迫害”,质问是否应该改称示威者为“恐怖份子”。

香港记者协会也发出声明,呼吁记者在采访时配戴记者证,而香港市民也应尊重记者,不应阻碍采访工作,以免干预新闻自由。

中美贸易战:圣诞购物季压力下,特朗普宣布延迟部分关税

假日期间繁忙的美国纽约商场,但关税可能使不少来自中国的商品从货架上消失。

在圣诞礼物面前,关税也要绕着走。本周二,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 对部分中国商品的关税将延迟执行,美中贸易战意外展露近来少见的降温迹象。

美国原定于9月1日起对中国剩余3000亿美元商品加征10%关税。这次延迟执行大概涉及其中一半商品,正对它们的关税将押后到12月15日实施。

圣诞礼物

特朗普在新泽西对记者称,这么做是为了圣诞购物季,为了防止关税对美国消费者产生影响。

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声明也显示这一倾向。延迟执行关税的商品包括,笔记本电脑、手机、电子游戏机、玩具、电脑屏幕、鞋类服饰等,大多是圣诞购物季的热销商品。

推迟征收关税产品清单长达21页,还包括婴儿监视器和婴儿车、微波炉、拍立得、门铃、高脚椅、乐器、番茄酱挤压瓶、婴儿尿布、烟花、睡袋、耶稣诞生场景装饰品、鱼线轮、油漆滚筒和食品等。

此外,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称,“基于健康、安全、国家安全和其他因素”,另一些产品也将被从商品清单中移除。

特朗普受访时解释,虽然这么做是使关税免于在圣诞购物季影响美国消费者。“然而目前关税(对消费者)几乎没有任何影响。”

众议院民主党议员刘云平则在推特上批评特朗普“再次说谎”。“美国并没有从中国获得数百万美元的礼物,美国进口商支付美国的关税,而非中国。”

iPhone延迟,AirPods遭殃

消息宣布后,美股各指数应声上涨,道琼斯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都上涨约2%。

苹果公司估价应声大涨,一度录得5%升幅。苹果预计9月会发布新一代的iPhone,这意味着这款新产品在发布后几个月的关键销售期内,将躲过关税影响。同样暂时幸免于难的还有苹果的笔记本电脑MacBook。

但对苹果而言也不都是好消息。AirPod、Apple Watch和HomePod没有被列入特朗普政府的关税缓征名单,从9月1日开始将被课税10%。

这些产品是苹果近年来增长最快的业务板块。苹果并不对外公布AirPod、Apple Watch和HomePod的销售数据, 而是将它们归类为“可穿戴设备、家庭和配件”。根据上季度财报数据显示,这部分业务的营收达到了 55 亿美元,增速为 48%。相比之下,iPhone对该公司的营收贡献七年来首次低于一半。

中美谈判代表通话,贸易谈判仍可能继续

就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这一决定前几分钟,中国商务部表示,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应约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努钦通话。

中国商务部表示,双方约定在未来两周内再次通话。

特朗普表示,双方可能仍会按计划在9月初举行会谈。

重大节日往往是政客们提升自我形象的契机。

这不是第一次美国延迟上涨对华关税。

今年3月1日本是美国向中国加征关税的90天到期日,但在2月底特朗普在推特上宣布,谈判取得进展,因而推迟调整关税。

特朗普也曾宣称,如果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不在G20大阪峰会与他会面,就会向中国商品加征25%关税。

“习特会”最终成事,然而两国达成的和解与共识,随着美国宣布加税10%、两国掀起"货币战"而烟消云散。白宫的新举措会不会让友好气氛重回谈判桌?目前仍不得而知。

给世界的圣诞礼物?

BBC中文驻美记者 冯兆音

美国之所以释出让步信号,一部分迫于国内商界压力。6月,美国企业代表们曾齐聚华盛顿的贸易署听证会,陈述对剩余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会对他们的生计带来极大打击。他们所在的行业五花八门,从服装和鞋类品牌、石油钻采业者、海鲜进口商到圣经出版商。

如果新一批关税从9月初开始实施,将直接打击圣诞假日的大量采购,影响到每家每户美国人圣诞树下的礼物。此次得到关税推迟的货品名单上,正是美国人的热门圣诞礼物类别。

另一部分似乎也是向中国释出好意,力求贸易谈判回到正轨。在贸易署发出声明之前,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双方似乎已就延迟加税事先沟通。

告知:第三方内容可能包含广告

西班牙男高音歌唱家普拉西多·多明戈面临性骚扰指控

Plácido Domingo
普拉西多·多明戈是全球知名的歌剧歌唱家,演出场场爆满。

西班牙歌剧歌唱家、“三大男高音”之一普拉西多·多明戈(Plácido Domingo)被指控在过去数十年曾性骚扰多名女性。

美联社报道,八名歌手和一名舞蹈演员声称自己曾被多明戈性骚扰,时间最早可追溯到1980年代末。

只有其中一名女性、次女高音歌手帕特里莎·沃尔夫(Patricia Wulf)愿意公开自己的身份。

多明戈对有关指控予以否认,而他所指导的洛杉矶歌剧院已经表明将会在“外部顾问”的帮助下进行调查。

“始终,听到我可能令任何人不高兴或者令她们感觉不舒服,是痛苦的,不管是多久以前,不管我有多么善良的意图,”多明戈说。

“认识我或者和我合作过的人都知道,我不是一个会故意伤害、冒犯或者令他人尴尬的人。”

美联社指,另外六名女性亦声称这名歌剧界传奇曾对她们做出一些有“性企图”的行为,令她们感到不舒服。

多明戈与女高音歌唱家玛尔塔·奥尔尼拉斯于1962年成婚至今。

沃尔夫表示,多明戈并没有直接与她身体接触,但是每次她走下台,他都会走过来,靠她很近地问她“今晚是不是一定要回家”。

另一名女性说,多明戈有一次用手摸到她的裙子下面。另外三人则说,他曾强吻她们。

据称,这些事件发生在不同场所,包括更衣室、酒店房间、会议期间以及多明戈担任管理层的歌剧公司等。

“一顿工作午餐并不奇怪,”其中一名歌手向美联社表示。

“一个人在工作午餐当中想要抓你的手就奇怪了,或者将他的手放在你的膝盖上也有点奇怪。他总是以某种方式触碰你,总是要亲你。”

多明戈、何塞·卡雷拉斯(Jose Carreras,中)和已故的卢西亚诺·帕瓦罗蒂(Luciano Pavarotti)并称“三大男高音歌王”。

多明戈原定于9月18日要在美国费城交响乐团的首场演出上出场,但是该乐团表示,在出现这样的指控之下,他们已经收回了相关邀请

无内容

多明戈目前是洛杉矶歌剧院的总监,并曾先后担任华盛顿国家歌剧院艺术总监的总导演。

多明戈在他的声明中还表示:“我知道如今评判我们的规则和标准与过去非常不一样。”

“我能够有超过50年的歌剧生涯,是优越和被祝福的,我将会以最高的标准来要求我自己。”

现年78岁的多明戈仍然是歌剧界最大牌的人物之一,在他所到的全世界任何地方,他的演出都能够爆满。

他在1962年与第二任妻子、女高音歌手玛尔塔·奥尔尼拉斯(Marta Ornelas)结婚,关系持续至今。

多明戈经常在伦敦演出,最近一次是今年1月在英国皇家歌剧院出演歌剧《茶花女》。

按计划,他将于2020年6月再次回到伦敦,在柯芬园(Covent Garden)出演新版的威尔第(Verdi)歌剧《唐·卡洛》(Don Carlo)。

香港示威情势严峻:台湾社会萌生的不安与恐惧

台湾
台湾团体8月11日在台北号召民众以人体排字声援香港。

香港示威抗议过去几周占据台湾媒体版面,警民冲突丶警方发射催泪弹等都成了台湾人非常熟悉的画面。另外,8月12日起连续两天,大批示威者在机场集会,多班往来港台的班机取消,8月13日香港机场发生冲突,情势紧张,一海之隔的台湾都高度关注。

台湾总统蔡英文连续多天针对香港情势表态,称将依个案给予香港人道救援协助。她更强调,“台湾一定不会成为第二个香港”。

星期二(8月13日)晚在香港机场被示威者捆绑在行李手推车上的中国官媒《环球时报》记者付国豪,星期四在台湾谷歌(Google)搜寻关键字排名第一,超过两万次搜寻。

台湾社会亦出现声援香港声浪,呼吁设置台北“连侬墙”和举办支持香港活动等,甚至还有市议员声援募集防护装备支援香港的活动。学者称,政治人物的发言背后有其政治目的,而台湾社会关注香港则突显了台湾人的担忧与对中共的恐惧。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13日则在头版文章上,引用中国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公开点名台湾和美国是暴乱的幕后黑手”的说法,指台湾和“台独”势力操弄香港议题,使两岸关系雪上加霜,呼吁停止干涉香港内部事务。对此,台湾陆委会回应指“歪曲真相、颠倒是非”,指香港今日不稳定局势,港府与中共当局才是“罪魁祸首”。

台湾人“很有感”

“一种投射而来的恐惧感!”台湾公务人员王圣博如此描述他看到香港情势的感受,并表示,看到香港警察对待示威民众的方式,觉得这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他对BBC中文解释,各地都会发生关于人权的事件,但因地缘关系,加上台湾和香港都被中国认为是附属政权,因此容易将台湾处境投射在香港的示威抗议上。并说:“香港发生的一切都可能在台湾发生。”

警察于葵芳站内使用催泪弹

这样的恐惧,每天紧盯香港情势的台湾蔡姓记者也有所感受。他对BBC中文说,香港的状况对台湾而言是个借镜,并直言“担心未来台湾如果真的统一,可能也会被这样对待”。

他甚至建议,示威应该停止,设定一个停损点,因为局势混乱,未来大陆政府会采取什么措施,真的很难评估。他说:“觉得可怕,因为后果无法掌握。”

台湾中山大学社会学系主任王宏仁观察,无论政治立场偏独立或统一,民主及自由对台湾人而言是很重要的价值。他对BBC中文说:“每天看电视,心里都会很难过。因为上街抗议的自由应该是基本人权,却被警察打成这个样子,很不可思议。”

香港政府8月11日曾发表声明指出,有暴力示威者投掷汽油弹,令警务人员受伤,并表示,暴力示威者无法无天的行为严重威胁警员安全,对此感到愤慨,予以最强烈的谴责。

王宏仁问:“警方怎么能扮演示威者,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这样和我们所理解的,警察执行公权力很不同。看到这些画面,让他回想起1980年代时,国民党政府也是同样的手法对待示威者,重现当年威权统治的时期。

香港过去多个周末发生示威游行。

香港警方8月12日在记者会上,被媒体问及是否有警员乔装成示威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强调,有关极度暴力倾向分子纵火、袭警,肯定是暴徒,警方必须针对行动,警员乔装的人员不会参与违法行为,与警方处理团伙及打击毒品等严重罪行的方式无分别。

王宏仁分析,台湾人无法理解为何香港政府立场如此坚定。立场偏台独派的人士则可能认为,面对中国政权,香港站在最前线,他们担心,抗争若演变成“六四天安门”事件,那台湾未来会变什么样子?

不过他也强调,台湾也有一大部分的人认为香港示威者使用暴力,因此警方必须有所行动,但他进一步说明,这些人获取资讯的管道都是网络社群,很多是错误消息。

台湾的支持

过去几天,香港多区的示威游行演变成清场及拘捕行动,台湾政府也紧盯香港情势。蔡英文8月12日接见英国高阶智库访问团时提到香港的警民冲突,形容事件“非常严重”,并且“让全世界支持民主自由的人民都感到非常忧虑”。

执政的民进党发言人李问也在同一天表示,“香港警察驱离示威者的暴力手段,已超乎常规执法的程度。”并称,蔡英文已明示会以人道救援的方式,给予个案上的协助。

台湾陆委会指出,目前尚未有香港人申请政治庇护,若有接获,将以个案处理,并指出目前依法目前在16种情况下可以申请到台湾居留。有媒体解读,其说法就是香港人若要来台居留,仍必须按依现行办法申请,因为目前的援助机制并不完善。

至于反对党国民党,星期二(8月13日)也在官方脸书上表示,“中华民国不是香港,大陆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国民党则是坚决反对‘一国两制’。”并强调国民党主张“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反对台独,不接受“一国两制”。

8月11日台湾有多个人权团体,联合举办“挺人权、撑香港、护民主”活动,300多人排成英文“自由香港”(Free Hong Kong)的字样,表达对香港人追求自由、民主和法治的支持。另外也有市议员在脸书上募集防护装备支持香港。

台湾有300多人排成英文Free Hong Kong的字样,表达对香港的支持。

高雄市议员黄捷在个人的脸书粉丝团上转贴“募集防护装备,台湾后勤撑香港”活动,以表达对香港的支持;但后来桃园市议员詹江村认为她干涉他国国政,涉及违反《国家安全法》,向警局提告。

台湾7月公布实施新修正的《国家安全法》,禁止为大陆发起、资助、主持、操纵、指挥或发展组织。律师刘继蔚指出,国家安全与社会安定应以中华民国自由地区为限 。台湾媒体人钟圣雄在其脸书写道,由于香港“反送中”活动,并非针对中华民国、台湾的敌对势力,所以国安不会侦办。

香港情势牵扯台湾内部政局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海外版8月13日在头版文章上批评台湾民进党和“台独”势力介入香港暴乱,并称台湾出于岛内一党一己之私,对香港暴乱升级见猎心喜,要做西方某些势力插手香港事务的同路人;此举一是为了“博取选举利益,为竞选连任铺路”,及污名化“一国两制”。

事实上,台湾国民两党皆表明反对“一国两制”,台湾师范大学政研所教授范世平曾对媒体表示,香港示威使国民两党共同团结发声反对“一国两制”,也使得蓝绿共同支持香港大游行,这是史无前例的。

台湾卓越新闻奖基金会执行长邱家宜曾经向BBC中文表示指出,明年台湾举行总统大选,两岸关系受到关注,此事件攸关大陆如何处理香港的议题,与台湾关系密切。

蔡英文多次针对香港情势的发言,更强调,"台湾一定不会成为第二个香港"。

至于蔡英文多次针对香港情势的发言是否有政治或选举考量呢?台湾中山大学政治学研究所专任助理教授陈宗岩向BBC解释,民主社会中,候选人在选举前为了争取选票及支持者认同而会有更强烈的发言是“很正常”的事。

他并指出,香港情势恶劣,对国民党很不利。他说:“国民党不可能谴责中共在背后支持香港强制镇压的作为,也不会谴责香港政府。”并解释,这样会违背共产党和香港政府想做的事。

陈宗岩分析,对国民党而言,若执政还是想和中国大陆维持友善的关系,而现在也在争取对中国大陆有好感的选民。

他认为,蔡英文想凸显与崛起的第三势力(非国民两党的支持者)的不同,因为民进党对于香港情势和对中国的立场鲜明,并不需要特别针对国民党做出与香港有关的发言。

特朗普指香港情况“严峻”,美国各界表达忧虑

一名旅客尝试通过示威者占领的出境大堂
一名旅客尝试通过示威者占领的出境大堂

近两个月来就香港问题甚少发表意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8月13日评论说,香港的情况“严峻”。他在推特上发表连串推文,称他从美国情报部门得知,中国政府正把部队部署到香港。

他在推特上写道:“我们的情报部门得知,中国政府正把部队部署到香港边境。每个人都要保持冷静和安全。”

特朗普随即转发了近日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流传甚广的视频,其中显示大量武装警察在深圳集结。

此前,中国官媒《人民日报》在微博上曾发布相关视频,并引述相关法律指,武装警察参加处置暴乱、骚乱、严重暴力犯罪事件、恐怖袭击事件和其他社会安全事件,明显暗示部队可能会被派到香港。

另外,当日在被问到对香港事态的看法时,特朗普对记者说:“香港的情况很严峻,很严峻。我们会观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我肯定一切都会解决的。我希望各方,包括中国,都能解决好(香港事态)。”特朗普这一避免明确表达立场的态度与他上个月关于香港的发言一致。他一直未发表过明确支持或反对香港示威者的言论。

周二晚,示威者与警察在香港机场发生冲突

在推特上,他还不点名地反驳中国对美国煽动香港示威的指控。

“很多人把正在发生在香港的问题怪在我与美国的头上。我无法想象这是为什么?”特朗普写道。

Many are blaming me, and the United States, for the problems going on in Hong Kong. I can’t imagine why?

— Donald J. Trump (@realDonaldTrump) 2019年8月13日

除此之外,特朗普还在推特上转发了示威者挥舞美国国旗的视频。类似的视频在中国媒体上,一直被当做是美国参与煽动香港示威的证据。特朗普还转发了防暴警察进入香港机场的新闻视频,来源是前福克斯电视台主播汉尼提(Sean Hannity)创立的媒体,其中一个标题错指进入香港机场的是“中国”防暴警察。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而在两党争持的美国国会,对香港示威者的支持是难得一见的跨越党派的共识。

佩洛西

美国众议院领袖、民主党人佩洛西(Nancy Pelosi)在推特上说,香港人正尝试拯救“一国两制”,批评香港警察在北京的支持下,将暴力升级。“如果我们因为商业利益而不谈论中国的人权问题,我们在世界各地都会失去道德权威。”

It is alarming to watch the #HongKong police with support from Beijing intensify their use of force against the protesters and label them violent criminals.

— Nancy Pelosi (@SpeakerPelosi) 2019年8月13日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trying to preserve the promise of One Country - Two Systems. If we don’t speak out for human rights in China because of commercial interests, we lose all moral authority to speak out elsewhere.

— Nancy Pelosi (@SpeakerPelosi) 2019年8月13日

美国参议院多数派领袖、共和党人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 )12日发表声明称,“暴力镇压是完全不可接受的。全世界都在看。”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re bravely standing up 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s Beijing tries to encroach on their autonomy and freedom. Any violent crackdown would be completely unacceptable. As I have said on the Senate floor: The world is watching. https://t.co/5VPm5P4PfB

— Leader McConnell (@senatemajldr) 2019年8月12日

数十名研究中国的美国学者签署致国会的公开信,呼吁通过多位议员早前提出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信中提到,从最低程度的报告香港现状,到最高程度的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之间,美国政府需要更多的政策工具来处理美港关系。

A letter to Congress re the Hong Kong crisis, signatures still being added (I've signed it as have a lot of other scholars working on East Asia) https://t.co/aGH6m4R2Bf

— Jeff Wasserstrom (@jwassers) 2019年8月12日

签署人包括多位知名学者,例如纽约大学的孔杰荣(Jerome A. Cohen)、斯坦福大学的戴雅门(Larry Diamond)、哥伦比亚大学的罗安友(Andrew Nathan)等。他们表示,对近期中国和香港政府对自治和法治的蚕食“深感焦虑”。

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中心(CSIS)的中国问题专家甘思德(Scott Kennedy)8月13日对BBC说,北京政府与示威者目前的态度皆十分强硬,而此时双方都需要冷静思考。“习近平需要意识到,情况还远远不到无法控制,而示威者也需要知道,他们仍有时间,而香港依然与中国其他地方十分不同。”

过去几日,示威者集结在香港机场

中美近期就香港问题交锋的时间线

  • 7月2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有外部势力在背后操纵和策划香港示威。 “我们奉劝美国趁早收回他们在香港伸出的黑手。”
  • 8月2日:身兼中国政协副主席的香港前特首董建华公开批评,指反《逃犯条例》的风波与台湾和美国等外部势力有关。
  • 8月6日:美国驻港澳总领事政治组主任伊朱丽(Julie Eadeh)与“香港众志”核心人员黄之锋以及罗冠聪等人在香港酒店见面。
  • 中国港澳办召开记者会,发言人杨光批评英美对香港问题的“发言不当”,扭曲事实。
  • 8月9日:亲北京的香港媒体《大公报》报道伊朱丽的会面,并且公开她家人的资讯,部分中国官媒转发报道。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随即提出严正交涉,发布公告批评美方不应接触黄之锋与罗冠聪两位“港独组织头目”。
  •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欧塔加斯(Morgan Ortagus)表示,与各界人士见面是美国外交官例行外交事务。国务院指责,公开外交官个人与家人资料是“流氓政权”的作为。

美国奇人奇事:20岁的他为什么选择与世隔绝?

奈特
林中隐士奈特

1986年,20岁的美国小伙子克里斯多夫·奈特(Christopher Knight)做出一个惊人之举。而且,一气就坚持了27年。

对许多人来说,孤身一人,连个说话人都没有肯定受不了。但奈特却正好相反。

隐士生活

一天,20岁的奈特把车开到缅因州乡下的森林中。随后,他弃车徒步走进森林,身上只带一些最基本的生存用品。从此就再也没有出来,直到被人发现。

奈特安家的地方是一块茂密的森林,虽然它距离附近夏季度假木屋营地走路只有几分钟,但却十分隐蔽。

奈特在这里安营扎寨,一呆就是27年。

柰特随身所带的行囊和物品极少,就连帐篷也是一顶很薄的尼龙帐篷,更别提食品了。

他之所以可以生存这么多年,主要是靠附近的度假营地。

奈特的住所

奈特经常偷袭这些度假小木屋(这里有上百所供人们夏季度假用的木屋)以及营地的社区中心,以获取生存必需品。

通过这种手段,奈特可以获得食品、衣服、鞋子、书籍、手电、电池等生活用品。

每次奈特去偷东西时都尽量把破坏和损失降到最低,他只拿自己需要的。

然而,由于多年来他必须靠这种手段维生,偷袭次数累计超过一千次,终于引起了警察的注意。

最终,他不幸落入警察所设的圈套,被当场抓获。

由于盗窃罪,奈特被投入监狱,从此也结束了他的隐士生活。

缅因州的森林

拒绝采访

芬克尔(Mike Finkel)是一名作家,他把奈特的故事写了出来,书名叫《森林中的陌生人》( The Stranger in the Woods: The Extraordinary Story of the Last True Hermit)。该书讲述了奈特这一非同寻常的隐士经历。

为写这本书,芬克尔曾到狱中探望过奈特,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是不是犯了罪?还是因为某件事情难为情,才想独处,不愿见人?

但奈特说都不是。他就是受到一种引力的牵引,想独善其身。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他才觉得最自在。换句话说,奈特就想这样做,就喜欢这样做。

奈特的一些家当

非同寻常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在27年的隐居生活中奈特除了一次偶遇一名登山者,打了一声招呼外(简短的一个字Hi),没有与任何人说过一句话。

要知道,缅因州的冬天气温可以降至零下20度,但奈特说他从未生过火取暖,因为那样会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这简直不可思议。

芬克尔表示,别说27年,如果谁能在缅因州的冬天不点火,在薄薄的尼龙帐篷中过一个星期或一个月就足以让人肃然起敬了。

但奈特是如何做到的呢?据他本人讲,他大约在晚上7点钟就睡觉,然后定个闹表在凌晨3点钟起床,因为凌晨3点左右是夜间温度最低的时间。

所以,他通常在这时候醒来,在林中行走以保持温暖。

那奈特又是如何打发每天的时光呢?他可以看看书、做做填字游戏什么的。剩下的大把时间,奈特所做的可能就是我们平常人所说的“无所事事”了。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一个人被困在电梯里30分钟,没有手机、没人说话,什么都做不成、那种忧心忡忡的感觉吧。

但奈特却能在一片林中一呆就是27年,不与人说一句话。

孤独和寂寞?

但奈特告诉芬克尔,在这27年中,他没有一天曾感到孤独和寂寞。

恰恰相反,他感觉自己完全和周围的世界融为一体。而且,他并不是借助外部力量,比如药物来做到这一点。他完全凭借自己独处的力量,真的让人无法想象。

由于盗窃罪,奈特被监禁了7个月。在狱中,除了作家芬克尔之外,他不接受任何记者的采访。

为了揭开隐士生活的真面目,BBC记者格雷瓦尔(Shabnam Grewal)找到了一名长年隐居在苏格兰的英国女作家莎拉·梅特兰(Sara Maitland) 。

英国女作家莎拉·梅特兰

克林顿总统同窗好友

梅特兰是英国知名女作家,女权主义者。她毕业于牛津大学,曾是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大学好友。

梅特兰的书包括A Book Of Silence,中文译本为《我自静默向纷华》。她有两名已经成年的子女。但后来过着长年隐居的生活。

她住在自己修建的一个简朴美丽的房子中。从房门前就可以看到一望无际的苏格兰高地。

梅特兰说,许多人认为做隐士是一种自私行为。人们往往会觉得你是不是有精神健康问题等等。

但梅特兰表示,独处和隐居能让她沉浸在喜悦中。她说,只有在一片沉静中她才能体会到这种喜悦,彻底的快乐。

梅特兰信基督教。她表示,隐居生活所带来的静寂让她更能贴近上帝。对她来说,就好像是天堂一样。

可能一般人很难体会这种感觉。梅特兰解释说,你需要独处一段时间后才能开始有感觉。

在《我自静默向纷华》的书中,梅特兰列举了自己以及其他“隐士”们的经历。

根据梅特兰,隐居可以带来一系列的好处,包括打破个人禁锢和枷锁,成为真正的自我。

你不用去取悦他人、可以尽情挖鼻孔、大声歌唱、甚至可以不穿衣服。

苏格兰高地

她还表示,隐居可以强化身体的感官,使它们更敏感。这其中包括味觉、听觉和触觉等等。

梅特兰说,她独处了一段时间后可以听到声音。事实上,幻听现象是许多隐士的一种常见经历。

梅特兰介绍,她可以听到自己房屋中传出的合唱团的声音,而且是用拉丁语演唱的。

梅特兰表示,她非常享受这样独处的静寂生活,因为这是她的选择。但如果是违反个人意愿被迫关禁闭,那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别报告员曾呼吁禁止单独监禁或隔离监禁的惩罚,因为它被认为是一种极端残酷的惩罚手段。

改变态度?

生活中,如果小孩犯了错,家长会让小孩一个人到屋子里呆着,作为惩罚。

梅特兰建议应该改变这种做法,让独处成为一种奖励措施,赋予独处更积极的意义。

对奈特而言,这再正确不过了。他希望在寂静的森林中度过一生,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而且,他希望悄悄地地在林中死去,身后什么都不留。

奈特故事的作者芬克尔表示,在这个社交媒体盛行的纷杂世界,居然有像奈特这样的男子。他就想过一种不为人知的生活。

“他从来没有相机。他从来不记日记。他一无所有,就希望默默无闻地生活,而且差点就成功了。”

京都大火:动画工作室疑似纵火已致26人死亡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日本京都今日(7月18)上午,著名动画工作室“京都动画”发生一起纵火攻击事件,当地紧急救难官员称至少有23人死亡。当地媒体称,有一名男子上午前往这家动画工作室,并在建筑物周围喷洒汽油。警方称嫌犯是一名41岁男子,已被逮捕并因受伤被送往医院。

据NHK报道,还有许多人下落不明。

火灾发生时有70人在办公室。

至少23人死亡

当地时间今日上午10:30左右,这座三层楼的大楼突然发生火灾。京都府警察局发言人告诉法新社,一名男子“泼洒汽油后并点燃火苗”。 当地媒体称,警方还在现场发现了刀具。NHK则报道,该男向大楼纵火时,曾说“去死吧”。

当地警方说嫌犯不是该公司的员工。

日本官员表示已经有23人死亡,另有36人在医院,许多伤者情况不乐观。火灾发生时有70人在办公室。

京都动画,被华人粉丝称为“京阿尼。”

BBC驻东京记者傅东飞(Rupert Wingfield-Hayes)报导称,目击者听到爆炸声之后,便看到火舌从建筑物冒出。据报导,更多的受害者可能还待在浓烟密布的建筑物顶楼。日本官员表示已经有23人死亡,另有36人在医院,许多伤者情况不乐观。火灾发生时有70人在办公室。

“我们正试图救出困在建筑物的伤者,包括那些已经无法行动的伤员,”京都消防部门发言人告诉记者。

知名动漫工作室

京都动画,被华人粉丝称为“京阿尼” (KyoAni),成立于1981年,曾制作多部人气动漫,包括《轻音部》(K-On)和《凉宫春日》 以及《中二病也想谈恋爱》。京阿尼出版的动漫拥有众多华人粉丝,此次事件迅速排进中国微博热搜话题前十名。许多华人粉丝在社交媒体上哀悼死者,并祈求伤者康复,并希望火灾现场的许多原稿还能保存。

在众筹网站上已经有“帮助京阿尼疗伤”(Help KyoAni Heal)计划,并在短短一小时内筹到4万英镑。

中美贸易战阴影下的华裔学者和留学生困境

An attendant has her picture taken by a 360 degree surround ca,era system at the Mobile World Congress Shanghai in Shanghai, China, on Wednesday, June 29, 2016. (photo by Qilai Shen/In Pictures via Getty Images)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美中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白宫指责中国长期在双边贸易上占便宜,中国的经济间谍和针对美国的知识产权侵犯每年造成数千亿美元的损失; 一年前双方间爆发贸易战,彼此对数千亿美金的进口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

在贸易战的大背景下,美国对华裔专业人士忠诚度的质疑声不断,美国政府也收紧了高科技领域中国留学生的政策。2019年6月, 美国国务院缩短在航空、机器人科学和某些制造业等多个领域学习的中国研究生的签证停留时间,要求这些学生每年夏天回国重新申请另一份签证, 增加了他们被拒绝入境的可能性。

早在去年11月, 时任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联邦司法部成立 “中国专案” (China Initiative):"此专案将确认起诉中国人窃取商业机密案件的优先权,保证政府部门有充足的资源投入这些案件,以确保确快速且有效地得出适当的结论。

对这些举措中可能存在的区别性对待和歧视性执法, 引起美国学界和司法界的热议和忧虑。近日在由美国联邦法院明尼苏达区,美国联邦律师协会,明尼苏达大学和美国金理德律师事务所共同举办的研讨会上,有专家批评特朗普政府对某些华人案件过度渲染甚至虚构,制造针对华人学者的“红色恐慌”。

与会的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则争辩称,来自中国的威胁并非空穴来风,绝大数的经济间谍案涉及中国。 另有在美国的法律人认为,在目前的大环境下,华裔学者和研究人员的确要谨慎,保护好自己。

中美贸易谈判

美国科技战中的红色恐慌

2018年秋季,有2500多名来自中国的学生入学美国明尼苏达大学,占其外国留学生的43%。该校负责国际事务的副校长梅瑞德丝•麦奎德 (Meredith McQuaid)说,中国学生进入美国的过程比过去更加困难和令人焦虑——他们被拒签的频率更高, 得到解释的机会更少,中国学生、教职员工越来越多地被怀疑在为中国政府工作, 损害美国的利益。

她说,大家应该关心保护美国的安全保障,并确保知识产权得到法律的保护。

“目前模糊而诡秘的大环境正在对我们校园里所有学生的体验产生负面影响,且不仅仅局限于中国人,”麦奎德 说。

“这一氛围同时也在造成一种敌视华裔美国人,以及敌视中国教师、学者与职工的局面。”麦奎德分析称,在这种情况下, 人们会因为一个人可能做了错事或坏事而觉得他/她形迹可疑,也有可能是因为此人受到了不明原因的严格审查而觉得他/她形迹可疑。无论是哪种原因,疏离、焦虑和孤立都会随之而来。

Arent Fox 律师事务所律师彼得 •蔡登伯格 (Peter Zeidenberg)把目前美国政府制造的紧张空气形容为新的“红色恐慌”。

他指出,不同的是这一次的"红色恐慌"针对的对象不是共产党的同路人,而是涉嫌从事经济间谍活动的华裔美国科学家。 蔡登伯格说,这并不是说中国对美国企业和知识产权的威胁并不存在,有些案件的确显示出了中国对美国有关领域的威胁。 但是,太多其他案例都被过度炒作或者实际上是虚构的。

“美国遭受的伤害往往是其自身造成的:爱国、勤劳的华裔美国科学家会认为他们在美国是不被需要的并决定搬回到中国,”他说。

“ 这是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发展:美国政府主要关注华裔美国科学家将会被‘千人计划’吸引,而美国政府调查人员却正在骚扰这些华裔美国科学家,致使这些华裔美国科学家认为移居中国是防止被美国政府伤害的唯一可行的选择。”

蔡登伯格说,在美国政府妄想的"红色恐慌"消退之前,美国可能会继续不公正地对代华裔美国科学家。 这种不公正对待的受害者不仅仅是科学家本身,还将是美国社会,因为它正在赶走一些最有才华和最富有生产力的公民。

一名中国中山大学第六附属医院科研人员向记者介绍医院的肠镜检查设备

中国威胁

中共于2008年发起的“千人计划”目标是从海外招募数千人高端人才服务于其科技强国的梦想。 2015年中国的国务院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年》,根据该蓝图,中国寻求自主开发10个国内主要行业的70%的零部件,这些行业包括信息技术、航空航天、海洋工程和生物医药。

负责美国国家安全事务的副总检察长约翰•德莫斯(John Demers)去年12月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时说:“自2011年至2018年间,美国司法部起诉的超过90%的经济间谍案件涉及中国,三分之二的窃取商业机密的案件与中国有关系。”中国在经济间谍活动和盗窃商业机密活动方面构成美国国家安全的主要威胁,这一点不应该令人感到意外,毕竟中国的动机是非常明显的。

美国联邦司法部国家安全局反间谍部主任杰伊•普拉特 (Jay Bratt) 说,司法部与反间谍和出口管制部门(CES)根据调查期间检察官和特工的证据起诉经济间谍案件和窃取商业秘密案件,但这并不专门针对华裔专业人士。司法部处理这一领域的大多数案件源于从私人公司得到的信息。他说,作为公司内部安全程序的一部分,如果公司在其内部网络上看到一些异常行为,例如,员工从受限制的数据库下载包含技术信息的文件,或者将这些文件通过电子邮件发送到个人帐户。这些类型的线索是调查的原因,而非行为人的种族背景。

普拉特说,爱荷华州南区法院对莫海龙的起诉就是关于这类案件如何开展的一个很好的例子。

莫海龙是中国公民,同时也是美国合法永久居民。他住在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并担任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DBN)的国际业务主管。北京大北农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中国企业集团,其产品系列之一是农业种子。先锋种业国际公司(Pioneer Hi-Bred International, Inc.)和孟山都公司(Monsanto Company)是两家美国企业,都研发自交系玉米种子,均采取了合理措施来保护这些种子的知识产权,例如,在爱荷华州从不知晓种植的种子类型的田主那里租用土地,并且派安保人员定期监视这些田地。

2011年5月3日,先锋种业国际公司的员工发现莫海龙跪在他们的田地上用手挖种子,当员工赶到他面前时,莫海龙欺骗该名员工说他正在前往附近的会议。随后,当这名员工短暂分神的时候,他跑到一辆等候的汽车上,这辆汽车随之就以很快的速度开走了。2016年1月,莫海龙承认犯下阴谋窃取商业秘密罪,并于2016年10月5日被判处36个月的监禁。

莫海龙被起诉是因为他侵入玉米田里试图盗窃自交系种子时被当场抓获,而不是因为他是中国人,普拉特说。

美国联邦法院明尼苏达区法院法官梁栋宁 (Tony Leung) 说,普拉特所代表的美国政府的观点其实是认为,政府在保护国家安全和打击经济间谍方面作出的努力无可厚非。联邦司法部的"中国专案"不是针对华裔和中国人。在联邦起诉间谍的成功案例,有很多被定罪的都是高加索人。

即便如此,梁栋宁说高科技人士、学者以及学生需要了解在美中关系新形势下从事与中国相关工作中潜在的困境:一方面是美国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和利用中国优势进行的经济间谍活动,另一方面是对中国人和其他亚洲人潜在的种族定性,导致某些指控,如对李文和博士、郗小星教授以及美国国家气象局水文学家陈霞芬女士的指控。

其中,李文和案最被公众熟悉。 79岁的李文和,曾在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为加州大学工作,1999年, 被指控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窃取了关于美国核武库的机密。美国政府调查人员搜索他的办公室时,发现李文和将模拟核爆的程序代码,从保密计算机下载到开放的计算机中,之后还将程序代码复制到磁带上。但是调查人员无法证实李文和确实曾将情报交给中华人民共和国。

2000年,美国联邦政府撤销几乎所有对李文和指控,主审案件的联邦法官指责政府误导,并对李文和博士诚恳道歉。李文和博士后来从政府以及几家新闻机构获得了超过150万美元的民事诉讼和解费。

2000年9月李文和出狱后,朋友举行仪式欢迎其回家。

众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孙自骅 (Brian Sun)说,对美籍华裔,尤其对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工作的华人的忠诚度的质疑,让人联想到二战期间日裔美国人的遭遇。

仅仅因为他们的祖先是日本人和当时的日本政府对美国造成的威胁,美国政府对当时超过10万名的日裔美国人,其中大多数是美国公民,进行了拘留和监禁。随后,数以千计日裔美国人通过服役和牺牲证明了这些美国人的忠诚度经受住了生命的考验,他们因为英勇抗击纳粹而获得了荣誉和勋章。

但孙律师也说,华裔美国人,尤其是那些在科学、技术、工程、数学领域工作的人,受到这些忧虑的影响,必须自我教育并对现实有更为清醒的认识。

在处理敏感的专有信息时,尤其是在个人与中国企业和学术机构有专业关系和联系的情况下,他们不得也不应该采取可能会被雇主误以为是潜在欺骗行为的举动。

“为了避免受到现雇主或前雇主的不当审查,他们应该谨小慎微,严格遵守使用和转让敏感技术所要求的形式和程序。”

(注:以上学者和法律人士均以英文发言和受访,由张安悦,汤讷敏,袁燕超,刘译蔓,郑茹元和唐雨桐协助翻译。)

澳大利亚呼吁中国让维族母子出国团聚

Sadam Abudusalamu and Nadila Wumaier pose for a selfie in the snow in China
阿布杜萨拉姆夫妻二人是青梅竹马,2016年两人在新疆结婚。

澳大利亚政府呼吁中国政府让一对维吾尔族母子离开中国。人权组织称,中国的拘留营中约有1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民众。中国称拘留营为“职业训练中心”。

当事人沙丹·阿布杜萨拉姆(Sadam Abudusalamu)是澳籍维吾尔族人,他呼吁中国政府让自己的妻子和从未见过面、正在蹒跚学步的儿子,与他在悉尼团圆。

为儿子申请到澳大利亚国籍

阿布杜萨拉姆已经为他今年将满两岁的儿子鲁特飞(Lutfy),申请到澳大利亚国籍。他的妻子纳迪亚乌梅尔(Nadila Wumaier)则是中国公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这位29岁的父亲过去几个月为他的家人四处请命,直到本周才公开他的身份 。当时他接受了澳大利亚公共广播公司ABC访问。但从那以后,阿布杜萨拉姆说他的妻子便在新疆西部地区被中国当局拘留,之后释放。周三,澳大利亚驻北京大使馆官员正式要求允许乌梅尔女士及鲁特迁往澳大利亚。

纳迪亚乌梅尔与儿子鲁特飞

阿布杜萨拉姆先生告诉BBC,他对澳大利亚所做的外交努力感到乐观,但“作为父亲和丈夫,我仍然需要更多协助”。他说,这包括希望澳大利亚能和中国的部长直接对话,以及让澳大利亚官员在乌鲁木齐市接触到他的儿子。

阿布杜萨拉姆夫妻二人青梅竹马,2016年两人在新疆结婚。之后,阿布杜萨拉姆到澳洲申请难民庇护,并在当地生活。

澳大利亚上周签署一封批评中国对待维吾尔族人的信件。这封信中引用了“大型拘留中心,广泛的监视和限制,特别是针对新疆的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相关报告。去年,澳大利亚官员证实有3名澳洲公民被关押在新疆营地后被释放,但有维族活动人士认为,实际上的数字还要更高。

澳国外交部长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表示,澳大利亚官领事目前无法接触纳乌梅尔女士。

下落不明的新疆儿童

“他们可以回来”

中国一直拒斥这些指控,并辩称中国是试图打击该地区的极端主义。上周,来自包括朝鲜,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在内的37个国家的联合国大使发表了支持中国在新疆政策的反击信。

但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7月7日接受BBC电视节目《The Anbrew Marr Show》访问时,否认中国强行拆散穆斯林家庭。

刘晓明说,外界扭曲了新疆发生的事情,他说新疆是贫困地区,极端主义容易渗透这里。刘晓明强调“再教育营”不是一个营地或是监狱,而是一个职业教育训练中心,那儿的人可以自由离开去探望亲友,从积极方向去看,这些中心的目的是及早预防恐怖主义,自从这些措施实行以来,新疆三年来都没有恐怖事件发生。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刘晓明称,“如果他们想与他们的子女在一起,他们可以回来”。他否认当局强行拆散穆斯林父母和子女,但他同时表示,中国政府将这些儿童照顾得很好,父母随时可以去见子女。刘晓明说,“你给我(失踪儿童的)名字,我们会尝试找他们,告诉你们他们是谁,正在做甚么事情。”

一群身在土耳其的维族人对BBC说,他们的儿童在新疆失踪。刘晓明说这些都是“反政府”的人,他们不会为政府说好话。

新疆防卫森严的“再教育营”。

逃犯条例风波中的香港艺人:“不爱国你就麻烦了”

何韵诗在联合国
香港歌手何韵诗是“反送中”示威中曝光度最高的艺人。在7月8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会议上,她以香港歌手兼民主活动人士身份出席并发言。

今年夏天的香港“反送中”浪潮中,一些演艺界明星也卷入这场风波。

在持续一个多月的示威与集会间,习惯暴露在镁光灯下的香港艺人做出不同抉择,他们的一次发言、一个在社交媒体上的点赞会被划入“亲中”、“港独”或其他派别,承受来自中港两地民众与市场的反应与后果。

香港歌手何韵诗是这期间曝光度最高的艺人。自6月到现在,她将香港话题带上联合国会议,在警民冲突中疏散群众,多次出现在示威前线,也屡屡受到媒体采访报道。她认为,艺人的责任“不只是提供娱乐”。

“你有一个平台,你的声音会比一般人传播力更大,如果看到问题都不发声,那就是这个社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帮凶,”她接受BBC中文电话采访时表示。

但她坦言,现在已经不期待香港艺人会在这些问题上扮演什么角色,认为演艺界这次的表现“是这个城市的缩影”。

香港浸会大学影视与市场专家刘慧婵表示,一些香港艺人在雨伞运动后陆续被大陆封杀,2014年以后香港娱乐行业与政治之间的界限不再像以前那么清晰,甚至有时会重叠。

支持示威=封杀

告知:第三方内容可能包含广告

2014年占领运动(又称"雨伞运动")以来,何韵诗一直在香港民主议题上发声,而这对她的演艺事业影响巨大。在香港年轻人中间,她是支持LGBT、支持香港真普选、追求自由民主的唱作歌手,演唱会场场爆满;在大陆,她是支持“港独”的“港毒艺人”,遭到全面封杀。

与何韵诗一样,有一些香港艺人在占领运动与“反送中”示威中明确表示支持示威,而他们也都被列入“港毒艺人”名单。其中包括组合达明一派成员黄耀明、金像金马双料影后叶德娴、影帝黄秋生,黄耀明与叶德娴的歌曲均在内地被下架,黄秋生也不再有内地片约。

“他们几个2014年已经很高调,没有什么退路,可以不理跟中国的生意和市场也没关系,”香港影评人岑朗天称。他也表示,对大多数香港艺人来说,在政治问题上发声的后果是“自己承受不了的”。

面对庞大的大陆市场,封杀可能意味着演艺事业的结束。何韵诗称,封杀后她在大陆的收入“完全变成零”,但自己成立品牌,发行专辑、新书以及演唱会的工作亲力亲为后,收入“比之前能在大陆赚到的钱更多”。

何韵诗表示虽然被大陆封杀,但她收获了香港人的支持。图为2016年兰蔻香港公司因为大陆抗议而取消邀请何韵诗演唱后,一些香港人向兰蔻表示不满。

“我过去五年每一次在香港的演唱会都爆满,”她说,“(这当中)当然也是有香港人的支持,所以我常常都说,其实大家不用那么害怕,当然你不能与一个13亿人口的市场相比,但我们毕竟还有700万人在香港。人生还有很多东西很重要,不止是名利”。

但何韵诗的例子可能很难鼓励所有香港艺人。香港浸会大学影视与市场专家刘慧婵称,香港明星对大陆市场依赖很大,何韵诗的情况“有其独特性”。

“她的个例有些是时势造成的”,刘慧婵说。她认为,何韵诗受大陆封杀后在香港本地获得的关注给她带来很大帮助,加之她公众形象鲜明,形象较为真实,使得她的演艺生涯没有受到很大影响。

“亲中艺人”

6月30日,数万人在香港出席集会声援警察执法,老牌港星谭咏麟、钟镇涛与影帝梁家辉也一起现身。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也有一些艺人的表态被香港人视作“亲中”。在百万香港人走上街头反对修例后,香港警方与示威者之间发生多次冲突,警方执法手段成为话题。6月30日,老牌港星谭咏麟、钟镇涛与影帝梁家辉一起现身撑警大会,表示支持香港警察。

浸会大学电影学院讲师谭以诺认为,尽管许多人表示支持警察与政治立场无关,但示威中香港社会已经把警察执法问题与真普选以及逃犯条例修订捆绑在一起,这种情况下公开撑警的艺人明显更看重大陆市场,而他们本身在香港的名气与对公众的影响力也已大不如前。“他们的目光早就放在大陆,拍的戏也不是给香港人看的,他们在乎的是会不会被大陆封杀。”

Singers Kenny Chung Chun-to and Alan Tam alps voiced support for police.

Chung:”It’s quite dangerous for public figure to attend. But we are doing for a righteous cause..We must be a role model for our kids, to tell what’s right and what’s wrong.” https://t.co/WONJKWgrMk pic.twitter.com/paznVUJRuZ

— Alvin Lum (@alvinllum) 2019年6月30日

现身撑警后,梁家辉已经拍好两年的自导自演电影《深夜食堂》在7月2日宣布定档,并获大陆中央媒体中央广电总台宣传称,梁家辉的初心是“给中国观众展现一个充满中国味的深夜食堂,做一些中国的食物,讲一讲中国老百姓的故事”。这更是让不少香港民众将撑警与照顾大陆市场利益的考量联系在一起。

刘慧婵认为,公众把这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的想法“很合理”。“这是很实际的考虑,有一些生意要在国内市场发展的话,就要在受到公众关注的事情上顾虑公众形象,”她说。

谭咏麟、钟镇涛与梁家辉三人的经纪方均未回应BBC中文的采访邀请。

沉默的大多数

6月香港发生两场百万人以上示威反对《逃犯条例》,属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前所未有。

无论支持哪一派别,明星发声在香港艺人中间都不算典型。在一个多月大大小小的示威期间,保持沉默是大多数明星的选择。

但沉默不代表不关注。谭以诺称,演艺圈有不少人害怕条例通过。

“他们知道在大陆工作很复杂,如果得罪一个领导或者什么人,给你一个罪名,可能弄死你你都不知道,大陆常常这样”,“没有送中条例,你还可以回香港,现在(如果条例通过)真的就不能了。”

而保持沉默这并非香港演艺界的一贯做法。2014年雨伞运动时,何韵诗等多名香港歌手曾一起录制由林夕与罗晓彬创作的歌曲《撑起雨伞》,以声援“和平占中”。1989年“六四”前夕,香港演艺界更是在何韵诗师傅、天后梅艳芳等人的号召下举办筹款活动“民主歌声献中华”,支持北京学运。而在今年的行动中则不见这种集体身影。

“虽然我们现在没有主动提出一首歌,但我蛮肯定,现在再做一首歌大部分人应该都不敢再出来唱了,”何韵诗说。“因为整个社会的气氛就是这样,无论在我身上还是其他艺人身上,敏感度都更大了。”

随着一些艺人在雨伞运动后陆续被大陆封杀,香港艺人逐渐感受到中港关系对他们工作的重要影响。“2014年以后香港娱乐行业与政治之间的界限不再像以前那么清晰,甚至有时会重叠,”刘慧婵表示,“今天所有香港艺人一定都有政治意识,知道他们的言论与政治是怎样的关系”。

“大家会寻找灰色地带,尽量避免政治红线。”谭以诺说,但从中港关系中北京越来越强势的趋势来看,未来香港艺人的空间会越来越小。

难以捉摸的审查标准是香港艺人同时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很多艺人不知道那条线在哪里,那条线是会变的,”岑朗天说。“审查就是越不明确越有效。如果有白纸黑字的规定,这样你就比较敢去讲,但他就是不要你知道底线在哪里,不告诉你什么时候被封杀,让你自己去自我审查,这是最有效的审查办法,这样自我审查的压力就放在了艺人身上。”

“不爱国你就麻烦了”

一些香港艺人没有对《逃犯条例》发表意见,但也在示威中被大陆贴上政治标签。

香港艺人周柏豪一条“记得登记做选民”的Instagram贴文被许多大陆网友视作“支持港独”,之后原定在重庆一音乐节上的表演也被取消,周柏豪后来在微博表示“不再多说,保持正面心态正能量”。演员佘诗曼在Instagram上点赞一张示威现场照片,受到大陆网友批评后在微博道歉,称自己“爱国爱港”。著名艺人杨千桦的Instagram账号曾发布一张“RIP”照片,被认为是为纪念示威中坠楼身亡人士,招致大陆网友不满,杨之后接受香港媒体访问时表示“一直以来我都是那个杨千桦,明白我的人就会明白”。但这张照片之后被删除,她表示自己Instagram账号被盗用。

7月9日,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逃犯条例》“寿终正寝”,但围绕修例的示威、争议,以及其中折射的中港撕裂的余波远没有停止的迹象,这些艺人在两地网民中的反应便是很好的印证。

在香港,周柏豪、何韵诗、叶德娴三人专辑近期一度冲入iTunes香港排行榜前十,谭咏麟的脸书自6月底之后再无更新,评论下充满对其失望的声音;而在内地,谭咏麟微博一直更新自己巡演的状态,评论中都是粉丝的鼓励与赞美,周柏豪、杨千桦、佘诗曼的微博评论里随处可见要他们表态“是否港独”的要求。

“归根到底,大陆对香港艺人们的要求只有一个,”谭以诺说。“大陆只能看见你爱国,不爱国你就麻烦了。”

从“反送中”以来北京与民间的反应来看,这种对政治立场明确表态的要求同样也适用于演艺圈之外的香港社会。

中巴经济走廊副产品:被拐卖到中国的巴基斯坦新娘的故事

苏菲(图右)在牧师安排下,与一名中国男子结婚,却不知情地跌进人口贩子网络。
苏菲(图右)在牧师安排下,与一名中国男子结婚,却不知情地跌进人口贩子网络。

一名中国男子和一名巴基斯坦女子在巴基斯坦东部城市费萨拉巴德(Faisalabad)结婚,这一切看上去十分正常,但一个月之后,这个美好的故事却遇上悲剧般的改变,她的父母最终要把她从人口贩子救回来。

表面看来,两人看起来似乎十分般配:他们都是基督徒,男方21岁,是一位商人,女方19岁,是一名受过训练的美容师。

婚礼遵照巴基斯坦习俗进行,先是男方向女方求婚,婚礼举行了称为“曼海蒂”(Mehndi,又称Henna)的彩绘纹身仪式,还举行传统巡游,让这对新婚夫妇在女方的家交换婚誓。这些令女方的家人十分高兴,因为他们认为这显示男方十分尊重当地习俗,男方家人还愿意为婚礼买单,但这一切都只是晃子。

BBC乌地语记者巴洛科(Saher Baloch)报道,这个女子其实是人口贩卖团伙的一名受害者。随着中国和巴基斯坦经济关系日渐密切,越来越多中国男子娶巴基斯坦女子为妻子,但同时也为犯罪团伙也从中发现了有利可图的商机,把巴基斯坦女子卖到中国从事性交易。

巴基斯坦约有250万名基督徒,占人口少于2%。

无法沟通

故事的主角花名“苏菲”,她说跟那名中国男子结婚前,被婚姻介绍人要求做身体检查,这令她感到很不舒服。完成检查后,介绍人就要求他们立即结婚。

“我的家人认为这样太草率,但他(介绍人)说男友会负责所有结婚的开支。” 她的家人最终同意对方的要求。

一个星期后,她被送到巴基斯坦第二大城市拉合尔(Lahore)的一所房子,那里住了许多跟她一样也是刚刚结婚的夫妇,正在等候当局处理他们的旅游证件。住在房子里的巴基斯坦女子大都利用这段时间学习中文。

就是住在这所房子里的期间,苏菲发现自己的丈夫不是基督徒,也对自己没多少感情。两人因为语言隔膜,几乎完全无法沟通,但丈夫却频繁要求同房。苏菲之后跟一名与中国男人结婚后移民到中国的朋友联络,对方告诉她到中国后,丈夫经常强迫她与丈夫的朋友发生性关系。就在这个时候,苏菲决定离开。

苏菲向婚姻介绍人透露她那位朋友的情况,对方十分恼怒,跟苏菲说她的父母要退还为她举行婚礼的钱,还要向当地一名负责介绍双方认识并在后来主持婚礼的牧师支付费用。苏菲的父母拒绝付钱,还亲身到拉合尔把苏菲救出来,她最后脱离险境。

苏菲的父母救出她,她才脱险。

巴基斯坦当局早前逮捕数名中国和巴基斯坦公民,指控他们涉嫌欺骗巴基斯坦年轻女孩假结婚,然后送到中国强迫他们卖淫。

巴基斯坦为吸引更多中国投资,向持中国护照的游客提供落地签证,但这同时为中国男子到当地寻找新娘提供了便利。中国近年通过“一带一路”下的中巴经济走廊计划,在当地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港口、道路、铁路和能源项目,伴随资金而来的,是上万名中国人。

中国多年奉行“一孩政策”,加上中国传统家庭观念偏好男孩,令中国社会男子比女子多。中国男子到越南、缅甸和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寻找新娘已经不是新鲜事,而随着中国人到巴基斯坦越来越方便,到当地寻找新娘似乎成为最新的趋势。

巴基斯坦联邦调查局(Federal Investigation Agency,简称FIA)的调查和BBC与维权人士和受害者的访问都显示,一些巴基斯坦的神职人员似乎有参加这些贩卖女人到中国的行为。他们负责在巴基斯坦找一些合适的女子,同时欺骗这些女子,向她们保证男方的宗教背景适合与她们结婚。

结婚仪式后,她们会获安排搬进一些由犯罪团伙租用的房子,之后再被辗转送到中国。

2019年5月份,巴基斯坦的联邦调查局逮捕了数名中国和巴基斯坦公民,指控他们涉嫌欺骗巴基斯坦年轻女孩假结婚,然后送到中国强迫他们卖淫。

“捏造事实”

维权人士伊克巴尔(Saleem Iqbal)多年来都在追踪苏菲这种婚姻的个案。他表示,过去一年以来,巴基斯坦最少大概有700名女子与中国男人结婚,这些女子大多都是基督徒。这些女子的最终命运大多不详,但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称,她们“面临性奴役风险”。

巴基斯坦联邦调查局接受BBC查询时指出,一些中国犯罪团伙以婚姻之名,把巴基斯坦女子贩卖到中国从事性行业。FIA透露其中一个案,一些团伙成员声称他们是在当地兴建电力设施的工程师,但实际上以给当地女子安排婚礼为名,把她们卖到中国,从每名女人身上收取12,000至15,000美元。

中国回应相关报道时否认有巴基斯坦女人被卖到中国,批评“个别媒体捏造事实、以讹传讹”。但是中国政府同时承认,今年已经收到140份巴基斯坦新娘到中国的签证申请,相等于2018年全年的总数。巴基斯坦引述中国驻巴使馆参赞赵立坚说,数量突然增加引起有关官员的警觉,中方已经拒绝当中最少90宗申请。

受害人至今大多是当地的基督徒女子。她们大多来自穷困、偏远的地区。但BBC的调查发现,受害人当中也有穆斯林女子。

中巴经济走廊受到印度明确反对。

穆斯林受害者

一名来自拉合尔的穆斯林女子向BBC透露,她三月随她的中国丈夫到中国,但抵达后经常被对方殴打,因为她拒绝与丈夫那些“烂醉的客人”上床。

这名化名梅娜的女子说,她的家人很虔诚,所以同意这桩“婚事”,因为男方是当地一所神学院的神职人员介绍来的。“但我到了中国后,发现我的丈夫不是穆斯林,他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我祷告的时候他会嘲笑我。”

她拒绝按“丈夫”的指示与其他人上床后就被打,被威胁。“他说他花钱把我买回来,因此我必须按他的意思行事,别无选择。如果我拒绝,他就会把我杀掉,把我的器官卖掉,赚回自己的钱。”

拉合尔的家人之后向巴基斯坦当局要求协助,在巴基斯坦政府的要求下,中国当局最后把拉合尔救出。

巴基斯坦联邦调查局高级官员马约(Jameel Ahmed Mayo)接受BBC访问时指出,如果犯罪团伙认为这些卖到中国的巴基斯坦女人被认为对性交易“不够好”,她们面临器官被摘取的风险。

但FIA没有提供相关证据,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也否认相关报道。大使馆在网站发表声明指出:“经中国公安部门调查,未发现巴籍妇女嫁到中国后存在被迫卖淫或强摘器官等情况。中国驻巴使馆此前已就有关传闻作出澄清。”

声明强调中国与巴基斯坦当局的联合调查正在进行。声明还说,“如有组织或个人打着跨国婚介旗号在巴基斯坦实施违法犯罪,中方支持巴方依法予以打击。中国公安部已派工作组来巴,同巴方开展执法合作。中方将与巴基斯坦执法部门进一步加强合作,切实打击犯罪,保障两国人民合法权益,共同维护中巴友好关系。”

BBC记者祖拜尔‧汗(Mohammad Zubair Khan)对本文亦有贡献。

中美贸易战:美国对华为连出两招,后续将如何发展

华为北京记者会

美国政府在一日之内对中国通讯巨头华为连出两招,签署禁止“外国敌对势力”进入美国通讯系统的总统行政令,又将华为放上限制购买美国零件和技术的名单,再度撼动在贸易谈判中遇挫的中美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周四(16日)表示,中方将采取必要的措施,坚决维护中国企业合法权益。

中国可能采取什么行动?

同一天,中国宣布正式拘捕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和斯帕弗。两人已被拘留五个月,被指涉嫌从事间谍活动。

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卡尼亚(Elsa Kania)认为,这可能只是反击行动的开始。她表示,拘捕上述两名加拿大人,设下了北京出于政治需求、拘留外国公民作为“人质”的先例。她在接受BBC中文采访时预测,美国籍商人、美国在华公司可能是下一个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的《外商投资法》载明,任何国家在投资方面对中国采取“歧视性措施”,中国可对该国家采取“相应的措施”。

华为遭遇市场与供应链的双重打击

BBC中文驻美记者 冯兆音

一日之内,华盛顿向华为挥出双拳。总统行政命令以不点名的方式,在法理上禁止华为参与美国通讯网络,切断其市场准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清单”则规定,今后如果没有美国政府的批准,华为无法向美国企业购买零部件和技术。

若全面生效,估计后者对华为的潜在伤害比前者要大得多。与其他市场相比,华为的美国营收微不足道,但美国是华为供应链中关键一环。

三年前,另一家中国通讯公司中兴被美国放上“实体清单”后,供应链几乎完全被切断。与中兴相比,华为的商业体量更大,投放更多科研资源,自主创新能力更强。然而,美国供应商对华为来说依然举足轻重,曾有媒体报道指,华为的核心供应商中,三分之一是美国企业。预料华为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替代供应商,尤其是在几乎由美国企业垄断的芯片业。

白宫前首席信息官佩顿(Theresa Payton)接受BBC采访时向华为提建议,认为华为应该展现“完全的透明度”,将源代码和硬件设施公之于众,对外界敞开公司的大门,欢迎观察人士的检查。

跨越党派的美国国会支持

在政治极化的华盛顿,白宫打击华为的决定获得难得一见的两党赞誉。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表示,这是有利国家安全的决定。“长久以来,我们知道外国通讯企业对我们造成的威胁,特别是像华为与中兴这样的中国企业。”

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民主党领袖沃纳(Mark Warner)说,这是必须要走的一步,反映出“华为、中兴威胁美国与盟友通讯网络安全”的现实。

情报委员会的另一位成员、共和党人萨瑟(Ben Sasse)则发表声明称:“中国的主要出口产品是间谍。中国共产党和像华为这样的中国‘私营企业’之间的界限,只是一种幻想。”

共和党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在推文中称,华为的游戏结束了。

.@Huawei 5G, RIP. Thanks for playing. https://t.co/Rltwqj52AW

— Tom Cotton (@SenTomCotton) 2019年5月15日

封杀华为对美国企业的影响

登上“实体清单”次日,华为发表声明,警告美国企业会遭遇经济重创,成千上万的美国工作岗位或受影响。“没有人会从这个决定当中受益,”华为在声明中说,环球供应链中现有的合作与信任将遭遇打击。

2018年,华为在零件采购上花费700亿美元,其中110亿美元付给了美国企业,包括高通、英特尔和美光科技等公司。

卡尼亚表示,如果美国通讯商和其他合作商被要求在短时间内除掉所有华为设备,其经济利益会遭受损害。但要留待150天后、美国商务部出台实施计划细则,才能估计具体影响。

华人建筑传奇贝聿铭去世,享年102岁

I M Pei
贝聿铭被视为是当代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

著名美国华裔建筑师贝聿铭(I.M.Pei)当地时间周四(5月16日)去世,享年102岁。

贝聿铭被视为是当代最著名的建筑师之一。他的代表作品包括法国巴黎卢浮宫玻璃金字塔、美国华盛顿特区国家艺廊东厢和香港中银大厦等。他曾荣获1979年美国建筑学会金奖、1983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等。

1917年出生于中国一个望族家庭的贝聿铭,曾在香港和上海生活,成年后移居美国。他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就读建筑学。

移民美国

贝聿铭1917年4月26日出生于中国广州,随后在香港和上海等城市生活。他的父亲贝祖贻曾担任当时的中央银行总裁、中国银行总经理等职务。

上海外滩时髦的建筑,使他隐约对这一领域产生浓厚兴趣。贝聿铭曾回忆,捷克籍建筑师邬达克(Ladislav Hudek)设计的花园酒店是他当时最喜欢的建筑之一,楼高24层,拥有客房200多间。

1935年,贝聿铭前往美国。他没有依照父亲期望的那样学习金融,而是先后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攻读建筑,并取得哈佛大学建筑硕士学位。

1942年,贝聿铭与刚来美国读书的中国留学生陆书华(Eileen Loo)一见钟情,两人随后成婚。陆书华随后成为其亲密的顾问和得力助手。

他设计的巴黎卢浮宫金字塔,是他名气最大的作品之一。

建筑英才

1948年,贝聿铭获得纽约房地产大亨威廉·泽肯多夫(William Zeckendorf)赏识,为其工作七年。在此期间,由他设计的第一个项目海湾石油大厦(Gulf Oil Building)完工,成为亚特兰大的地标建筑。

1955年,贝聿铭自立门户,与合伙人成立了“贝聿铭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I.M.Pei & Associates),随后两度更名后成为“贝-考伯-弗里德及合伙人建筑师事务所”(Pei Cobb Freed & Partners)。

在初期,贝聿铭的作品不以玻璃为主要建材,而是采用混凝土,包括1963年完工的纽约基普斯湾广场(Kips Bay Plaza)、1964年完工的费城社会山塔(Society Hill Towers)和1967年完工的纽约银塔(Silver Towers)。

贝聿铭第一个被普遍认可的项目,是1967年落成的位于科罗拉多州的国家大气研究中心。随后,他继续设计了达拉斯市政厅和国家美术馆(National Gallery of Art)东馆。

位于华盛顿的国家美术馆东馆被采用三角形的设计方案,与周边环境和谐一致,被誉为美国70年代最成功的建筑之一,甚至连时任美国总统卡特也称赞其是“公众生活与艺术之间强烈联系的艺术象征”。

1968年,贝聿铭及合伙人亨利·柯布(Henry N. Cobb)参与设计了美国波士顿的汉考克大厦(John Hancock Tower)。当时,该建筑采用了大规模玻璃幕墙,但由于当时玻璃幕墙技术不够成熟,建成初期曾经出现过玻璃脱落的事故。

卡塔尔的伊斯兰艺术博物馆也是贝聿铭最着名的设计之一.

香山饭店和中银大厦

1979年,贝聿铭开始设计位于北京西山的香山饭店。当时,该项目被视为是中国改革开放后,外籍设计师在中国进行的首个作品。

经过细致考察,贝聿铭认为,香山饭店的设计必须体现中国建筑艺术的精华,他因此采取传统的园林风格与现代风格相结合的方式,饭店采用玻璃天顶,主体后是曲径通幽的中式园林。

不过,香山饭店高额的造价以及对部分自然景观的破坏,也使该项目一度引发非议。

贝聿铭在华人地区的另一件著名作品,是他设计的香港中银大厦。1982年,中国银行在香港筹建总部大厦,由于贝聿铭的父亲贝祖贻便是中国银行的创始人之一,中银大厦的建设对于贝聿铭来说意义非凡。

由于中银大厦位于香港核心商业地带中环,楼高加上当地台风季节强劲的风力,使得建筑物的结构系统需要特别的设计。

此外,贝聿铭还曾回忆,由于香港人笃信风水,其为大厦设计的尖角亦备受指责“会带来厄运”。不过八年后,中银大厦最终落成,成为香港当时的第一高楼。

卢浮宫金字塔

贝聿铭曾说,“如果有一件事我知道我没有做错,那就是卢浮宫”。由他设计的巴黎卢浮宫金字塔,是他名气最大的作品之一。

1984年,法国大革命即将迎来200周年,时任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亲自委托贝聿铭在这座曾经的法国王宫前进行扩建工程。

然而,金字塔方案一经公布便引发轩然大波。很多人质疑,玻璃的设计会破坏这座具有800年历史的古建筑风格。但在1989年,塔高21米,底宽34米,四个侧面由673块菱形玻璃拼组而成的玻璃金字塔最终建成。

人们惊喜地看到,当进入金字塔后,透过玻璃可以看到古典主义的老卢浮宫墙面和巴黎随日光变幻的美丽天空,地下展厅也因日光而更加明亮。

贝聿铭认为,玻璃金字塔提供了一个拥有历史价值和比喻意义的象征性入口,从而使主入口得以深化和加强。

贝聿铭设计了波士顿的约翰肯尼迪图书馆和博物馆.

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的抱负、情怀和中国缘

鲍勃·霍克是澳大利亚工党政府中任期最长的总理

澳大利亚第23任总理鲍勃·霍克2019年5月16日在悉尼家中去世,享年89岁。

霍克1983年至1991年期间任澳大利亚总理,是中间偏左的工党总理中任期最长的一位,也是历史上支持率最高的一位总理。

他爱啤酒和板球,爱开玩笑,多次当众流泪,也是公认的澳大利亚最具魅力的领袖之一,国家经济现代化背后的主要推手。

霍克推动成立亚太经合组织,有"APEC之父"美誉,也是亚洲博螯论坛创始人之一;从1978年开始,一生曾百余次访华。

1991年6月3日,霍克在工党领袖选举中败给副总理基廷。

中国缘

霍克在总理任上力主推动跟中国建立发展伙伴关系,认为澳大利亚未来的繁荣取决于跟中国和亚洲的交融程度。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澳大利亚是唯一没有陷入衰退的发达国家,霍克认为跟澳中经贸往来之密切有直接关系。

他2010年接受BBC中文网专访时还强调:"从重要性来看,我把澳中关系放在澳大利亚对外关系中的首位。"

2010年,澳中关系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跌宕之后开始走出低谷。

导致双边关系紧张的是一系列事件,包括中铝收购力拓矿业集团失败、力拓前高管胡士泰因受贿罪和盗窃商业机密罪在中国被捕并判刑,北京称之为"疆独分子"的流亡维吾尔领袖热比娅访问澳洲招致中方抗议,还有两国在资源收购交易领域发生的重大摩擦。

霍克对BBC中文网表示,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两件事澳大利亚做得不妥。一是当时澳大利亚政府发布国防白皮书很"不明智",他也不同意白皮书中说中国军事扩张对澳构成威胁的说法,认为与事实不符。另一件事是时任总理陆克文在伦敦一次正式晚宴上本来应该跟中国驻英大使傅莹坐在一起,却要求换座,颇令人感到冒犯。

視頻專訪:澳前總理霍克解析澳中關係

澳政党台裔候选人涉恐同言论被“抛弃”

杨恒均中国“被失踪”案:澳媒揭秘幕后原因

他认为澳大利亚不应该把中国崛起视为威胁而应作为机遇,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人员和资本流入令澳大利亚受益。

霍克希望澳大利亚在国际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在中国和美国之间担当某种角色,作为双方都信任的朋友,促使中美之间保持良好关系

关于中国的人权纪录,霍克认为需要政治智慧。他2010年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间接批评了美国的"说教"式姿态,认为对解决问题无助无益,而应该与中方领导人私下交谈。

但是,1989年"六四"天安门镇压之后,面对澳大利亚议会广场上成百上千名中国留学生和其他前去哀悼的民众,霍克流泪宣布,所有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立刻自动延长一年。

霍克爱喝啤酒是出了名的

抱负

1929年12月9日,罗伯特·詹姆斯·李·霍克在南澳大利亚州波德敦出生,父亲克莱蒙特·霍克是公理会牧师,母亲伊迪丝·李是学校老师,鲍勃·霍克是他们的次子。

霍克的哥哥尼尔去世后,父母携全家搬到西澳大利亚州定居。他在那里上学,在西澳大利亚大学获得经济和法律学位。

霍克的叔叔阿尔伯特·霍克从政,后来当了西澳大利亚州州长。他对霍克的影响无与伦比。霍克15岁时就发誓长大后要掌管整个国家。这个抱负远大、充满自信的年轻人后来成了总理。

但在此之前他在人生道路上还需跨越很多沟坎。17岁那年,霍克出了一次事故,死里逃生。那次经历更坚定了他的信念和决心。

1948年,18岁的霍克加入工党,踏入政坛。

1953年,霍克拿到罗德奖学金,到英国牛津大学深造,先攻哲学、政治和经济文学士文凭,后转为文学学士,论文主题是澳大利亚的雇主串通操纵固定工资问题。

信仰

1952年,一次意外的经历促使霍克抛弃了基督教信仰。

当时他是个大学生,作为澳大利亚青年代表到印度参加世界基督教青年大会。活动结束快结束时,代表们正在吃饭,他偶然抬头向外张望,却看到会场大门外聚集了一群饥民,目不转睛地盯着里面正在吃喝的人们。

多年后,霍克对那次遭遇难以忘怀。他回忆道:"我对自己说,'肯定哪儿有问题',然后就离开(庆祝大会闭幕)会场,回到自己房间拿了些衣服,然后出门上街转悠,看到那些在贫穷里挣扎的孩子,把手里的衣服给了他们。对我来说那是个转折点。"

在那个人生转折点之后又过了30多年,大学生霍克成了澳大利亚总理,争取连任的选战正酣。他向选民宣告,自己理想中的澳大利亚不存在二等公民,而且誓言到1990年,澳大利亚将没有一个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这两个诺言都没能兑现。不过,霍克在总理任内的8年还是设法改善了国内最弱势群体 - 穷人、单亲妈妈、退役老兵和老弱群体 - 的生存状态,与此同时还推行了一些澳大利亚历史上最激进的市场改革。

在推行市场改革和经济现代化过程中与霍克并肩而战的基廷接替霍克成为工党领袖和总理

婚变

1956年,霍克在珀斯迎娶海泽尔·马斯特森。夫妇俩后来搬到堪培拉,养育了4个孩子。

霍克和夫人在当地口碑都很好,颇受公众欢迎,几乎是模范夫妻的样板。

但1991年霍克从总理宝座跌落,并公开承认跟自己的传记作者布兰奇·达尔普杰有婚外恋,恋情长达20年。布兰奇后来正式嫁给霍克。

这场家庭变故对他的声望打击不小,撕裂的伤痕几十年才得以弥合。

仕途

和许多工党领袖一样,霍克的政治生涯也是从工会运动开始,逐级上升,从ACTU研究员一直升到最高层,1969年成为ACTU主席。工会是澳大利亚工党的大金主之一,也是澳大利亚政坛的重要力量。

1980年,他进军议会,为工党赢得一席,随即被反对党领袖比尔·海顿(Bill Hayden) 任命为影子内阁成员。

讽刺的是,1983年澳大利亚时任总理弗雷泽宣布提前大选前一个月,霍克把"恩主"海顿赶下台,取而代之,并在大选中赢得压倒性胜利,登上总理宝座,令保守党目瞪口呆。

霍克在政坛的成绩包括加强工党内部团结,在1984、1987和1990年三次大选中获胜,成为澳大利亚历史上最成功的工党领袖。

率真

霍克有时比较情绪化,喜怒溢于言表,但始终很有魅力。他善于沟通,言谈举止接地气,喜欢体育,爱喝啤酒,这些都得到工人阶级的赞许;他在产业关系和市场改革问题上的务实态度又得到工商界的首肯。

经年来,霍克嗜酒和女人缘好的名声在外,以致于他在1980年当选国会议员后宣布戒酒,以免醉酒后行为不端令国家丢脸。

其实,涉足政治之前霍克就深谙公众形象、民众拥戴的重要性,经常在电视上露脸,把记者请到自己家里参加非正式的吹风会,1983年美洲杯帆船赛澳大利亚夺冠后还宣布全部放假一天以示庆祝。

当时他有一句流传后世的名言:"如果因为员工今天没去上班就开除他们,这个劳保就是个混球。"

不羁

他深信政治是不同理念之间的博弈,致力于改革,1980年代和财长保罗·基廷一起大力推动改革,推出全民免费医疗服务(Medicare),澳元上市交易,对金融业松绑,这些大手笔措施令澳大利亚经济和社会面貌全面改观。

霍克任内还改了国歌,用《前进,美丽的澳大利亚》取代原来的《天佑女王》(英国国歌),在国际舞台上跟美国维持一种建设性关系,同时与中国建立了强大的伙伴关系。

他坚决反对种族隔离,对南非采取金融制裁措施,还禁止有种族偏见的体育代表团入境澳大利亚。

1984年,霍克在公众面前泪眼婆娑地透露了有关一个女儿染上毒瘾的问题,他和全家因此度过的难捱经历,他本人几乎要为此辞职。

他最终没有因为这件事辞职,而是在1991年在澳工党领袖争夺战中被自己的副手基廷以微弱多数击败。

2014年,霍克接受澳广采访时说:"回顾我的政治生涯,在政坛的最后一天是最开心的日子之一。有个反对党成员说,'你是所有澳大利亚人的总理。'这句话暖到了我的心坎儿上。"

❌